第893章 我来试试


小说:亲爱的盛医生  作者:夏木果子
  盛远程听了以后很是犹豫,夏心澄说的有道理,但他不能接受盛瑾天和夏一诺都离自己那么远。
  “暂时留在A国,但我要亲自去!”
  “可以。”
  电话挂断后夏心澄叹了口气:“先安装好摄像头,照顾他需要注意些什么吗?”
  “师弟现在有护工,我安排的人会照顾好他,你和一诺想来看他,随时可以来。”
  “盛瑾天生病的事一旦传开,盛家的情况,应该不容乐观。”
  盛远程离开英国的时候,其他人都会知道盛家出了状况。
  晚上夏心澄没有让夏一诺回来,骗他为了考试安心复习,好在只有最后一周,夏一诺也能接受。
  他上的初中和其他初中不太一样,类似于大学的学分制,夏一诺很聪明,修的课程比一般孩子要多,参加的考试也多。
  小孩子还是好骗,说了以后,夏一诺乖乖的在学校学习,而夏心澄在医院陪了一晚盛瑾天。
  第二天下午,洛忠告诉夏心澄,盛远程晚上就会到。
  “这么快?”
  “少爷是盛家家主,老爷很担心他。”
  “担心有什么用?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少夫人,您去睡一会儿吧,晚上老爷来了,应该还有别的安排。”
  洛忠不知道盛远程来了以后,会不会把盛瑾天和夏一诺带走,而盛远程不会管夏心澄。
  “好,我去睡会,老爷子到之前一定要叫醒我。”
  “是。”
  夏心澄去盛瑾天的休息室补交,洛忠亲自选了几套衣服给她准备好,并抓紧时间去盛瑾天的公寓把重要物品封存。
  属于少爷的,只要他活着,就不会让任何人抢走,而留给少夫人和夏一诺的,他也会守护到最后。
  盛远程晚上十点半到达医院,夏心澄已经换了衣服等在病房。
  黎叔扶着盛远程走了进来。
  夏心澄第一次见到他,带着灰棕色的礼帽,手中带着黑色手套,拄着镶金精雕手杖,表情凝重走进里间。
  “爷爷好。”夏心澄礼貌的鞠躬。
  “你先出去。”
  夏心澄点头,然后离开。
  刚出来,就看到何珞彬和几位外国专家在用英文沟通。
  “心澄,你留下听一下吧。”
  何珞彬见她出来,便喊她过来。
  “不用,我也不是医生,你们聊完了,再和我说。”
  夏心澄出了病房,黎叔随后跟着她出来。
  “夏小姐。”
  夏心澄转身:“黎叔,您好。”
  “您性格直爽,我就直说了。”
  “好的。”
  黎叔有些弓背,或许是这么多年垂首的习惯,或许是年轻时身材高挑,如今老了看着有些驼,但他的精神很好,眼神凛冽,虽然语气亲和,但气势凌人。
  “瑾少爷在A国出事,你是有责任的,同样,也证明你们不合适,你有自己的想法,一个人生活可以,但不适合在盛家。”
  “是让我现在就离婚吗?”
  “您比我想的要聪明,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只一点,夏一诺不可能和你一起生活。”
  “孩子太小,离不开妈妈,之前我不在的三年,夏一诺的情况你很清楚,离婚可以,夏一诺要共同抚养。”
  “很抱歉,这点不能答应您。”
  “盛瑾天离开父母也是在成年后,夏一诺还没有九岁,就要和我分开?”
  “是的,我们会照顾好一诺。”
  夏心澄轻笑:“黎叔,你低估了母亲对儿子的爱。”
  “夏小姐,像盛家这样的大家族,维系关系的,不全是亲情。”
  “我为了我儿子,什么事都可做得出来,对付盛家的方法也很多。”
  “夏小姐,对付盛家,不是明智之举,你不会选。”
  “你怎么知道,我和盛瑾天只有一个孩子?”
  黎叔愣了一下,这句话的内容在他们意料之外。
  “夏小姐,你……你怀孕了?”
  “不知道,这种事等等才知道。”
  她当然要考虑一下后续的情况,谁知道那晚盛瑾天是什么状态?
  “不确定的事,那就等确定了再说。”
  “盛瑾天现在是昏迷,而不是死了,如果我对盛家有什么想法,他分分钟是在我手里,我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人心会变,原来不想,不代表现在不想。”
  “是啊,商人重利轻别离,离婚可以,但不是现在,当初我才回来,什么都不知道,那时候盛瑾天想离婚,我根本拦不住,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我是个感恩的人,要离婚,他醒或者死。”
  黎叔没想到夏心澄这么坚定:“你的想法我知道了,我会和老爷说。”
  “黎叔,爷爷从英国赶来,很快盛瑾天的事情会被人知道,盛家要面临的状况,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这件事不必夏小姐操心。”
  “如果我愿意操这个心呢?”
  “您没有这个能力。”
  “试试吧,闲着也是闲着。”
  黎叔看的出她不是开玩笑,但他不懂她的想法。
  “盛家,可不是能够玩的地方。”
  “你们没得选,不是吗?”
  “夏小姐,你在开玩笑吗?”
  夏心澄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棒棒糖剥开塞进嘴里:“盛瑾天的姑姑连他都容不下,容得下一诺?所以盛家的事,不会交给她们,而爷爷年纪大了,这些年盛瑾天把很多人换了,爷爷不一定了解。”
  “夏小姐,你也刚回来几个月,而且失忆了。”
  “失忆不是失智。”
  “空有一腔热情,不一定能成事,盛家很复杂。”
  “我有自己的办法。”
  黎叔现在看夏心澄的眼神已经变了,他微微颔首,走进病房。
  夏心澄一个人坐在外面吃着棒棒糖。
  “她真是这么说的?”
  盛远程有些意外。
  “是的,不像假话。”
  盛远程起身,黎叔扶着他:“假话还没能骗过你的。”
  “老爷,现在怎么处理?”
  “她想试就试试,外人有时候比自己的人好用。”
  “我明白了。”
  盛远程出来后,何珞彬和专家一起分析盛瑾天的病情,最后的结果就是,没办法治疗,只能等他自己醒,何珞彬的意思是,趁现在刚好养养身体,他之前很少休息,现在也是个机会。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盛远程很着急,他没办法等着盛瑾天就这样躺着。
  “后期可以尝试一些治疗,但不推荐,其他人有后遗症没关系,但师弟……如果后遗症严重,对他的生活影响会大,而且他也接受不了。”
  盛瑾天早就习惯了站在云端之上,一觉醒来变成普通人,那对他来说和残疾没有区别。
  盛远程年纪大了,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弱了很多,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不能有任何闪失。
  “好吧,我想把瑾天带回英国治疗,那里的条件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