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烂摊子


小说:亲爱的盛医生  作者:夏木果子
  当初他留了后手,想要回想起来是有办法的,可要是真想起来,他还有信心和夏心澄一起生活吗?
  夏心澄早上去起来,给夏一诺做完饭,打电话给盛瑾天,还是没人接。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送儿子上学后,她换了衣服去医院,气势汹汹的准备来兴师问罪,内心已经想好要如何对付他,有病人的时候和没病人的时候,总之,今天一定不能放过他!
  “什么?昨天不是他值班?”
  “嗯,盛主任昨天是正常下班,因为生病没办法做手术,门诊上下班时间都是五点半到六点。”
  “他下班就走了吗?”
  “是的,王医生还问过他实情,当时是打电话沟通的。”
  “哦,这样啊。”
  夏心澄打电话还是没人接,于是找到洛忠。
  “盛瑾天一直没接电话。”
  “少爷昨天去公寓了,夫人要不去看看?”
  “公寓?”
  “少爷买了两套,是对门,一套是你们的婚房,写在你的名下,一套是他自己住的。”
  “狡兔三窟,渣男的住处还真是多。”
  洛忠苦笑不得:“少夫人,少爷不是那样的人。”
  “你当然是帮着他说话!”
  夏心澄让洛忠发了定位,准备杀去公寓,这次一定要揍他!
  水玲珑这次被揍后,格外紧张,当初做的事,如果夏心澄知道了,盛家肯定不会放过她,她打电话给温雅,显示是空号,她们在上次一起联手之后,就再没联系。
  当初确定夏心澄不可能生还,所以把所有证据消除了,如今夏心澄要是追查到了,即便没有证据,也可以针对她,她和盛瑾天没有离婚,再怎么说盛家也会帮她啊!
  水玲珑吓得大病了一场,好几天都没出门。
  夏心澄让人盯着水玲珑,自然是知道她的情况,现在先收拾盛瑾天,水玲珑的事不着急。
  到了公寓,夏心澄按了密码进去,没人?
  这套是他们的婚房,盛瑾天竟然在自己公寓睡觉?
  开门后,她直接大喊:“盛瑾天,你这个渣男!我知道你在家,给我出来!今天必须揍你,放心,不打脸不打手,刚好你生病了,揍完在家休息!”
  她喊得很大声,并且挨个房间搜,都没看到他,最后只剩下一个储物间,打开一看,盛瑾天竟然倒在地上!
  她上前第一件事是探呼吸,像电视上那样,确定还活着,立刻叫他。
  “盛瑾天,老公,你怎么了?醒醒!装死不作数啊,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揍你!”
  盛瑾天没反应,夏心澄觉得有问题,立刻拨打120.
  盛瑾天被送到天仁医院之前,夏心澄联系何珞彬,已经提前准备好VIP房间,洛忠知道,但没有派人过去,如果是真的,他去了,盛家就会察觉,其他人更加会察觉。
  “真病了?”夏心澄还有些不相信,折腾这么多,自己病了?
  “不太好解释。”何珞彬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直接说,别扯别的!”
  夏心澄现在憋了一肚子气,结果盛瑾天病了!
  “最好的仪器已经检查了,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没有查到喝药,但他的脑电波和昏迷的人差不多,也就是意识暂时无法清醒……”
  “也就是他自己把自己搞晕了,而且谁都叫不醒?”
  “可以……这么说,但肯定预留了办法,只是暂时没想到,而且师弟之前做过多次催眠,对他的精神力,也是有影响的。”
  “揍一顿有可能吗?”
  “心澄,我知道你很担心,但不能用这样的方式,他是……”
  “我先试一巴掌。”
  夏心澄走过去正准备要打,被何珞彬握住手腕:“心澄,你现在是盛家的女主人,要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盛瑾天自己不管不顾,我为什么要管?盛家的钱我也不想要,刚好可以给他们盛家。”
  “这份关系不是你说断就断的,师弟昏迷,一旦外面的人知道,第一个要伤害的就是一诺和你,这样以来,盛家后继无人,盛老爷子已经失去了儿子,现在还要失去孙子和重孙,你觉得这对于一位七十岁的老人,是可以承担的吗?”
  夏心澄心里很烦,没有任何的交代,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昏迷了,留下一堆烂摊子,她和夏一诺还可能有生命危险,离婚,真的想离婚!
  何珞彬让她在病房里把盛瑾天骂了一顿,说这样有利于苏醒,还能帮她缓解压力。
  夏心澄骂了半小时,出来后整个人好多了。
  “少夫人,现在该怎么办?”
  “何主任,你有推荐的医生吗?”
  “有,不过请他们过来,这消息,怕是瞒不住。”
  夏心澄看向洛忠:“刚好快放寒假了,夏一诺考完试,就带回来,这段时间如果我不在,就让他和盛瑾天一起住在医院。”
  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从护士到医生,都是知根知底的,如果把盛瑾天带到国外,放到让外人容易下手。
  随后她让洛忠连线盛远程,如实告诉给他情况。
  “盛瑾天必须回英国!”
  “盛家的势力全球都有,英国那边你熟悉,但敌人也熟悉,在A国是最好的选择。”
  夏心澄不同意把盛瑾天带走,盛远程觉得她是别有用心:“夏心澄,别以为盛瑾天昏迷,你就可以当这个家,你们就算是夫妻,盛家也没有你的位置!”
  “我对盛家的位置没有任何想法,如果我想霸占盛家的产业,完全可以弄死盛瑾天,伪造遗属,爷爷,请你仔细的想想,盛瑾天能回英国吗?这段距离这么长,随便一个小意外,他都能死掉。”
  盛远程听后没怎么说话,夏心澄说的对,但他很不放心盛瑾天,更担心夏一诺再出意外。
  “既然盛瑾天生病不便移动,我派人把一诺接过来,他是盛家下一任家主,不能有任何闪失!”
  如果盛瑾天真的醒不过来,夏一诺可是他的唯一血脉,不能有任何意外。
  “夏一诺会和他爸在一起,这是儿子应该做的,就算你背着我带他走,父母都在这边,夏一诺会乖乖听你们的吗?”
  自己的儿子,当然有这个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