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五朵祥云


小说:醒者传说  作者:百草哭
  晁家洼的村民们被召集到祖祠之外的大片空地上;邵庄的村民也都聚齐到了打谷场上。
  晁家洼和邵庄原本只是散落的几户人家,近两年才呈现出村镇的面貌,而且越来越热闹;经常往来经过此地的客商们都很惊讶,他们知道这两个村子所在之地,就在五年前都还是一片荒野。
  哇哇啼哭的婴儿、大人脚下打闹的顽童,并不关心发生了什么,只是各自争取着吃奶或者游戏的贪望;而大人们却都是一脸阴郁,没有人说话,全都默默看着前面的家族长老。
  晁家洼的最高长辈已是白发苍苍,但精神却依然矍铄。他取过一个年轻人递过的牌匾,郑重地放到了一个案几上。
  随后另有几人捧过一些极为精美的铜制或玉制的祭器,摆上三牲、瓜果及美酒,再点燃一些香蒿。
  牌匾上绘有一个没有面目的身影,像是转身背对着在场的所有观众。
  几乎是同一时间,邵庄也已经彻底清理了打谷场,同样摆出了祭祀的阵容。几个神情严肃的中年男子,搬来了六个用来祭祀的玉器:青龙之圭、朱雀之璋、白虎之琥、玄武之璜、黄麟之琮、苍螭之壁。
  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这六种祭器,只能出自王室,寻常百姓人家就连看上一眼都全无可能。
  很多经过精心培养过的邵氏家族少年,即使是曾经参与过姬朝奔楚,当时也是在襁褓之中,后来也只是听家长偶尔提及过家族往事,但并不知更多的玄妙;所以看到今天这阵仗,都是疑惑不解。这个时节,无论是祭天还是祭地,甚或是腊祭、祭祖,都不对;而且此时也无战事,祃祭更谈不上。
  王子乔带着李耳瞬移,总共两次,一同去了这两个地方。而第二次去时,也是被惊呆了。
  第一次是传讯,告知太子姬朝已出意外,身死丰山清冷渊;
  第二次是按照门主伯阳吩咐,要当着两大氏族的面,表演复活。
  但两人看到了两大氏族正在忙着做些不着调的祭祀和哀告,出于尊重,也只能等等。
  “族魂仙升,大难将至,吾等一众,已成庶民,祈求晁氏之祖,庇佑万世!”晁氏家族长老率先跪倒,向着那个模糊的人像行了跪拜大礼。
  晁氏全族跟随跪倒,人群中隐隐传出哭泣之音,那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晁氏族人。
  晁氏即朝氏,乃是太子姬朝的亲眷直传,只有历代长老会知晓这个秘密;但是当前时间不久,晁氏族人中,却是有很多伴随太子姬朝左右者,他们已经得知了太子姬朝形碎清冷渊之事,早就淌过了不知多少泪水。
  邵庄的家族长老,指挥着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把六大祭器摆到了对应的位置,祭器中盛设了部分祭品。
  青龙之圭,摆在东方,上面放了鳝鱼三条,代指龙族;这要是让应龙娇娇看到,肯定伤心。
  朱雀之璋,摆在南方,内置麻雀九只,也不知真正的朱雀会怎么想;
  白虎之琥,摆在西方,上面蹲了一只活着的羔羊;
  玄武之璜,摆在北方,旁侧摆了一只猪头;
  苍螭之壁,祭祀苍天,挂于高杆之上;
  黄麟之琮,祭祀大地,埋于谷场中央。
  王子乔第二次来到这邵庄,恰好看到这一幕,很是无语。
  不管怎样,人家这是迷恋先人、寄托哀思,用意肯定是无可厚非;至于形式,也无所谓。
  等这两个村子的名其妙的祭祀完毕,李耳沉不住气了。
  “我说圣修,我们毕竟还有要事,这事情还是尽快了了吧。”李耳对王子乔道。
  王子乔有些沉闷,心想这毕竟是俺晚辈后族,怎可如此草率?再说了,这可是门主大师父要亲自表演,怎能仓促了结?
  王子乔并不知,李耳想得是下一步更为重要的任务;那三套奇书。
  王子乔向祭祀完毕的晁家洼和邵庄传送了另外一个讯息:两村所有民众,全部集中到两村的中间地带,静候一个重大事件。那地方是一个叫做“潜龙坡”的开阔地,地势略有起伏,但基本平整。
  天空一阵轰鸣,然后浩然之音传出:“天地有道,不容奸邪;子朝天命,自当回归!”
  没有人知道这声音是谁发出,也没有人敢抬头一望。
  五朵祥云自天边来,停留在潜龙坡的上空。
  天空中央直降一道紫色光柱,投射到人群的中央,光柱中走出一人。
  李耳在人群的前方,躬身施礼。晁家洼和邵庄的村民,则齐刷刷跪倒,如同潮水退潮,只留下沙地上朝向一侧的水草。
  由此及彼,由李耳至南山仙门,卑微的人类总是向往昊天的神辉,但今天更为不同,是因为是真人即将降临,亲临人间要办一件大事,这无疑是普通人类一生难得一见的荣耀!
  紫光中走出的即是伯阳,南山仙门门主,阳真境界的真人,来人间办事的仙圣。
  一个抱着奶娃的妇人,紧张地捂着奶娃的嘴,深恐他哭出声来,而奶娃的脸色已然发紫。
  伯阳挥了挥手,妇人怀中的奶娃腾空而起,飘到了伯阳的面前。伯阳用食指点在奶娃的眉心,然后笑了笑,说道:“此子聪慧,十岁可来南山。”
  奶娃“哇”地一声大哭,哭声带着无比的畅快。
  妇人不顾一切,跪着爬到伯阳身边,从他手中接过奶娃。
  伯阳轻挑手指,妇人已经直立起来,想要跪拜,却是再也无法跪下。
  “回去吧,观看即可。”伯阳对妇人和蔼道。
  妇人双眼流下热泪,转身回到族人之中。
  王子乔背着一个筐篓走到伯阳旁边,但是没有放下,只是唤了两村的几个氏族长老,过来看了一下。
  晁家洼的一个氏族长老,看完筐篓之后,当场倒地生亡,再无气息。
  伯阳和王子乔都是非常懊悔,的确没有想到,姬朝的亲族,居然如此感性,甚至会丢掉性命。
  随着晁家洼长老的猝死,整个潜龙坡陷入了一片静默,虽是白昼,却是如同子夜。
  暗林中一只没有睡好的夜枭,没来由地鸣叫了三声,白日的人间突然变得凄凉而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