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我俏丽吗


小说:超凡缔造者  作者:子不语怪力乱神
  为了避免围观,他们特地挑了清晨入城,便是如此,也依旧有不少清晨就开始工作的奴隶、货郎、巡逻队,看到十二个太阳神王国的甲士护卫着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进来,还是难免侧目。
  一行人越发沉默无言,在靠近城门处找了家歇脚的店,暂时入驻。
  别人且不说,刘可欣肯定要趁此机会好好洗个澡,并花钱找老板弄了两套平民穿的衣服——总算不是露胸装了。
  博罗米尔留下九个人保护着刘可欣,自己带上两个出门去弄药……这年头,药品是奢侈品,便是一些中产的商人都不一定能用得起药,真要患了病,只有熬,熬不过去就是死,从底比斯王子就能看出来,王子虽然能用得上药,但更高端的药品,自然还是由神族掌控着,皇室都捞不到。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就像鲁迅说的,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姆帝国创造的辉煌文化并未断代,只是掌握在神族手中,埃及岛神族少,他们严苛垄断着文明遗产,但苏美尔岛神族多呀,各种药品会随着赏赐遗落到人族手中,只要有心有钱,绝对能扣出来,比如说擅长贸易的迦南人,之所以这么富裕,很大程度就是经营药品交易。
  塔尼斯作为贸易中枢,自然也有药贩,能否买到也是要看人的。
  博罗米尔作为宰相之子,很清楚这里面的弯弯道道,虽然来的次数不多,但在有心的打听之下,还是找到了。
  “买药。”他靠在门框处,摘下左手的戒指,递给门房。
  戒指的正面是个鹰头,鹰头下方还有象征着博罗米尔家族的纸莎草,纸莎草能够制作莎草纸,象征着书记官一职,博罗米尔家族也正是从其曾祖父担任书记官开始崛起的。
  纯银戒指骗不了人,门房没多久就返回,将门错开一条缝:“你一个人进来。”
  博罗米尔回身看到两个下属担心的目光,笑了笑:“没事。”
  说罢一个人走进去。
  这地儿别看在阴暗的小巷子里,外门也狭窄逼仄,但里面的空间却着实不小,进去之后,迎面就是一个闪烁着六芒星的屏风,屏风周围摆放着一大堆充满异域风情的物品。
  “迦南人……”
  博罗米尔心头闪过这个想法,就被门房引向地下室。
  下面越来越暗,还有潮湿般的臭味,偶然间碰到一个开着门的房间,经过时博罗米尔看到里面只摆着一副棺材,棺材盖被推开,一个人坐在里面,似乎正在朝自己身上绑绷带。
  他心头顿时咯噔一跳!
  但表面还是很镇定,依旧跟着门房下去,在最下方的储存室里,挑中了自己需要的药品,并当着门房的面将药品嵌在胸前盔甲里,然后不等门房算钱,转身就走。
  “唉,你还没付……”门房喊着喊着,面色一变,“他发现了!”
  嗖嗖嗖……话落。
  前方就闪出来好几个穿着迦南服饰的人,脸色苍白,长着长长的指甲,看向博罗米尔的眼睛,还闪烁着红光:“既然自投罗网,那就别走……”
  嗤!
  他话未说完,就被一剑切成两半。
  透过血雾,博罗米尔冷哼一声,双手持剑,顺着地道杀上去!
  很显然不能善了了。
  而且这基本上是一个信号,告诉博罗米尔孟菲斯王国也不安全,也让他对喜克索斯人愈发忌惮,单个喜克索斯人就比普通的人要强大很多,更不必提不知是谁制造出来的这种吸血鬼,虽然惧怕阳光,但更加强壮,通过吸取血液甚至还能够生出断臂……
  之前还只有喜克索斯人,现在却没想到,竟然连一些迦南人也被制作成吸血鬼。
  迦南人的生意做到了埃及岛全境,就难保底比斯王国没被渗入!
  “麻烦了……”武力很高的博罗米尔也觉得压力山大。
  他一路冲杀来到大门处,一脚踹飞一个吸血鬼,正要出去,却看到自己一的一个手下飞进来,脖颈处血肉模糊,俨然是不行了。
  “卡门!”博罗米尔看到奄奄一息手下眼中的决绝,又忿忿地看了一眼身后奋不顾身冲上来的吸血鬼,“我们走!”
  仅剩的卡门立刻跟着他离开。
  而之前那个将死未死的手下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死死堵住门口,直到身体被撕扯得稀巴烂……
  吸血鬼们不敢追出去,但他们却有手下。
  片刻后。
  便组成了一群追兵。
  博罗米尔两个人且战且退,饶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连番战斗之下,也都浑身带伤,他们逃回店内,吓退了一群普通房客,然后直奔刘可欣的房间。
  “殿下,我们要立刻走了!”
  问了一下,还未得到回应,博罗米尔就碰的一下将门踹开,左右环视了一下,走向洗澡的地方,看见薄纱之后的倩影,他才停顿:“不能耽搁,吸血鬼来了!”
  “好!”刘可欣立刻回应,来不及擦身子,扯下一块衣服围住身子就跑出来。
  就在这时。
  她刚才沐浴的墙壁轰隆炸开,一个浑身裹满绷带的人冲进来,速度飞快,眨眼间就来到她身后位置,眼瞅着裸露在外的长指甲就要将她撕成两半……
  突然一个黑影闪过。
  博罗米尔冲过去,一刀挡住吸血鬼的指甲,正要顶回去。
  却发现破开的墙壁外面,站着好几个弓箭手,几乎就在同时,嗖嗖嗖射过来,那个吸血鬼第一时间被扎成刺猬,其次就是博罗米尔,他挡在刘可欣的正前方,看到弓箭手的瞬间就张开了双臂。
  “博罗米尔!”刘可欣只觉得心头发冷。
  她难以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然后冲过去,一把拉扯住博罗米尔的身体,想要将其扯开,可她的动作显然不如弓箭手的快,这群弓箭手再次搭好了箭……
  “我俏丽吗!”
  刘可欣大骂一声,下意识地将精神力向着前方发泄过去,想象着这群弓箭手被刺中的景象。
  然后——
  这群弓箭手将手中的弓箭反转,射向自己。
  嗖嗖嗖!
  没一个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