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套路


小说:全武将时代  作者:枫零无心
  凤栖行省。
  此行省很大,若算面积约有南特行省的两倍有余,一直以来,都是白烈帝国攻入朱炎帝国的阻碍,否则严浩淼也不会远道而求之。
  而现在,凤栖行省已经不光成了白烈帝国的阻碍,甚至还是青阳帝国的阻碍。
  当然,青阳帝国的阻碍更多的是在欧阳厉行这个人的身上,正是这个凤栖行省的最高主帅长期驻守在南特行省,这才险之又险地替南特行省守住了大部分的领土,没有令南特行省改换国籍。
  从这一点上来说,白烈帝国与青阳帝国之间,出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
  欧阳厉行!
  这个人不仅是白烈帝国长久以来的敌人,在眼下,也成了青阳帝国的敌人,正是因为有他在,青阳帝国这才迟迟拿不下南特行省,甚至还为此损失了超过两百万的兵力,以及一位参将和不计其数的中高阶将领。
  难道没仇么?
  不仅有仇,而且还是阻碍。
  所以说,不管是谁牵的头,只要白烈帝国与青阳帝国达成了一致,就极有可能针对到南特行省如今的局面作出布置。
  青阳帝国去攻凤栖行省。
  以凤栖行省靠南特行省这边的薄弱防御来说,根本抵抗不住有计划的攻城战,从而令凤栖行省的后方出现一道缺口。
  那么此时,欧阳厉行是救还是不救?
  别忘了,他眼下手头上带的兵力,有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凤栖行省后方的,也就是说,如果他不回兵的话,凤栖行省后方城池将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防守有备而来的青阳大军。
  如此一来,青阳大军长驱而入,在凤栖行省内部一阵搞风搞雨,不管他们有没有那个实力能够拿下全部的凤栖行省,但至少,对于凤栖行省主城的干扰将会极大。
  主城也即是前线,如今正与漠河行省的大军相对峙,本就失去了一半兵力的凤栖行省,在面对漠河行省的攻城时,本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而此时青阳帝国再加入,无论兵力是多少,都将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从而令凤栖行省在顾此失彼之下,受前后夹击而落败,整个行省转手他人。
  这事儿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要知道最开始时,那白烈帝国的严浩淼其实就打着这样的主意,只不过他那时并不想让青阳帝国分一杯羹,再加上轻视了陈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在那时,严浩淼亲自带领了百万大军出现在南特行省,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也就是说,就连严浩淼也认为,从后方突入的兵力并不需要太多,仅百万足矣。
  而要知道的一点是,严浩淼在作此计算的时候,欧阳厉行可是还在凤栖行省内的。
  他在,三百万兵力也在,严浩淼的计算,是将欧阳厉行以及那一支最后去到了南特行省的三百万兵力都计算在了里面。
  那么此刻凤栖行省内既没有欧阳厉行,也没有三百万兵力,青阳帝国所需要付出的压力就更小,照估计,有个五六十万,已经足够让凤栖行省头疼不已了。
  这么点兵力,青阳帝国怎么挤也是挤得出来的。
  所以这就让欧阳厉行感觉很不安稳。
  如果对方真的联合起来,或者说达成了某种协议,而青阳帝国甚至都可以作出一个便宜白烈帝国的决定,就是无偿地替漠河行省扰乱凤栖行省的内部,那又如何?
  他欧阳厉行是回还是不回?
  回,南特行省就将空虚,会被青阳帝国一举拿下,再无反击的可能。
  不回,他欧阳厉行自己的大本营就会被白烈帝国打下,而此时便又再回到了当初的那个问题上,欧阳厉行是选择南特行省还是凤栖行省?
  他舍弃更大,实力更强的凤栖行省不要,而选择换一座城池,变成南特行省的主帅么?
  职位虽没变,实力却是大损,无形中,欧阳厉行乃是自己给自己降了级。
  这怎么能忍?
  所以,无偿帮助白烈帝国的青阳帝国,最终还是会达成所愿,在欧阳厉行不得不作出弃守南特行省,从而回归凤栖行省去解决麻烦的时候,占领住全部的南特行省!
  怎么算,青阳帝国也不亏。
  正是洞悉到了这一点,欧阳厉行才不管居合城突然大增的防守压力,也要分出三十万的精兵回到东平城去看看。
  并且这一去,无论有没有人攻打东平城,他都不准备再将这部分兵力撤回来,相当于是给自己的凤栖行省留下一份保障,或者说,是为了让他心安。
  如此一来,欧阳厉行更是将由守转攻的念头深深埋在了心里,尽管被对方欺负到了这种地步,几乎已是快要被人兵临城下了,他还是只能选择静观其变,而不作任何反攻。
  他哪里知道,程宏固然是来了,可却是真的没有带来援军,而仅仅只是与洛总兵交换了一下兵权而已。
  至于这猛冲猛打的套路,正是早在程宏到来之前,就已经在花心思部署的反攻套路,套的,依然是欧阳厉行的行事风格。
  白烈行省与青阳帝国联手?
  有严浩淼的事情在前,就算是白烈帝国主动派人来谈,陈泽也未必理会,更何况还有洛总兵这层关系在。
  洛总兵因为严浩淼一事,印象最差,最不愿合作的帝国就是白烈帝国了,陈泽自也不会主动跑去找白烈帝国谈这合作之事。
  而他之所以谋划反攻,也仅仅只是一个未雨绸缪而已。
  俗话说久守必失,陈泽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两方已经僵持了有一个月之久,在这种时候,无论是谁都有可能沉不住气,而作出一些意外之举。
  自家事自家知,陈泽眼下的情况绝不适合与欧阳厉行正面接战,明白这一点的他,自然就想着要在欧阳厉行之前作出变数,好让对方来不及占这个先机。
  他的计划,正是利用欧阳厉行重视凤栖行省的心理,来部署这一切。
  不过很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启动自己的计划,程宏就来了,而且还与洛总兵换了防。
  于是,在临走之前,陈泽本着不用可惜的原则,将这个套路原原本本教给了程宏,这就导致了眼下所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