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翅


小说:食光记  作者:太黄君
  香辣炸鸡翅,我还是首推KFC,多年后,当情怀不在,也只有一份香辣炸鸡翅能找回初尝的味道。
  不过到此来啃鸡翅,不是我的提议,而是高中同学小柳,小柳和我一样在广州工作,都是奔四的年纪,却至今未谈恋爱,见到喜欢的女生不敢搭讪,转眼便从青葱少年长成油腻大叔,现在走在路上,连女孩子都不敢多看。
  “年纪大了,再看女孩子,会被当成金鱼佬吧。”
  他自嘲说,金鱼佬是个历史悠久的词汇,最早来自香港,说的是上世纪60年代有位色眯眯大叔,对未成年小女生情有独钟,每次见到落单的孩子,便微笑道“去叔家看金鱼不?”小孩若是上勾,待上楼看完金鱼,就会发生不可名状的事情。东窗事发时,大叔已犯下数十起罪行。
  小柳自然没有金鱼佬猥琐,他外表还是斯文,平日为人死板,若和女生约会,也是秉承吃饭、送礼、多吃几顿饭、多送几次礼,最后表白的原则,但因为人羞涩,不是第一次见面后就被PASS,便是表白失败。
  这次来吃肯德基鸡翅,只因近来通过相亲APP认识个肤白年轻的女老师,女老师告诉小柳,她最爱的食物,就是可乐配炸鸡翅。这不,小柳便谋划着学做炸鸡翅,给女老师送爱心餐,当然学做前,要来肯德基品味下什么是优秀出品。
  “所以,和妹子见面了吗?”
  “没呢,但她说下周日可以约会。”小柳脸上浮现起期待的光。而后我们吃起鸡翅,发出卡兹卡兹的脆响,仿佛大步走入新时代。
  一周后,我问小柳怎样了,他截了个图,上面妹子说了一句话:周六见了一个小哥哥,觉得还不错,打算发展一下,周日就不见了。
  “其实我做了炸鸡翅的,这个星期,做了五次。”虽然只是手机屏幕上的文字,但悲哀的情绪还是流了过来。
  只是我不想说“及时止损”这样的话,便发了个拥抱的表情。
  而后过了三个月,年初的疫情,导致人人闭门不出,我在四月稍微好转时,去了小柳家。
  “来,试试,盐焗鸡翅、椰汁马蹄糕。”
  我想小柳怎么又做起了鸡翅,他素来讨厌啃骨头,而且盐焗鸡翅用的还是最麻烦的盐焗法,而不是市面广为流行,更为省事的水焗法。
  “她又出现了。”
  “谁?”
  “女老师啊!”
  原来是疫情无聊,女老师与小柳又机缘巧合聊起天来,小柳打听到姑娘还是单身,便萌发了再战之心,这不,现在的盐焗鸡翅,还特地去了药房,买了黄栀,颜色黄澄澄,分外好看!咬一口,肉香浓郁,肉质紧致,好手艺!
  “她在郊区的小学教书,等周末休息,我就给她送餐!”
  我并不理解小柳为何执着于送餐,但或许这是他少数会的,向女孩子示好的方式。
  一周后,我又问起“周末,和你的女老师见面了?”
  “没有呢,她和朋友去太二吃酸菜鱼了,说是吃鱼拯救了世界。”
  小柳再度发来一张朋友圈截图。
  “这样,鸡翅可还继续做?”
  “会的。”
  我不想说“人家心里大概没有你。”于是发了一声“加油”!
  于是不久之后,小柳的朋友圈便展示了多款鸡翅,有盐焗鸡翅、炸鸡翅、可乐鸡翅、照烧鸡翅、椒盐鸡翅......然后附上一句话:鸡翅大概是个flag.每次做完不久,你就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