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咖啡


小说:食光记  作者:太黄君
  我还住城中村的时候,松云街街头曾有两家小店,一家号称“金刚娃”,招牌上有一个“葫芦小金刚”,一家无招牌,两家都主营进口小零食。街的附近有南方航空公司的宿舍,往来空姐不少,而女孩子没事总少不了零食,大概这就是它们的主要客源。
  无名小店店主是个高大的东北阿姨,目测有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年纪大约在50左右,化着有点妖艳的蓝色眼影。许君曾在她家买过小老板海苔,然后分给我吃,那海苔冬阴功味的,口感酥脆,酸鲜带辣,有次我也跟许君一同造访。
  店的面积很小,只能同时站三四个人,浏览了下,卖的是东南亚和韩国的零食,比如乐天巧克力、小老板海苔、旧街场白咖啡、价格比淘宝贵不少。我四下张望,最后选中一袋榴莲咖啡,感觉这个比较特别,在大超市没见过,价格亦实惠,60多大洋有十包。
  阿姨见了,道有了喝的,不再来点吃的吗,顺便看了下许君,神色暧昧,我忙说不用,结完账便拉着许君跑了,回家试了下榴莲咖啡,倒是香气浓郁,不像单纯靠香精挑出来的,应是加入了榴莲干粉,断断续续把一盒喝完,又回去买了一包。
  待到第三次,恰好榴莲咖啡没货,阿姨便热情介绍其他商品,之后话锋一转,“之前那姑娘,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常和许君一起行动,我已经不止一次被误会,阿姨听闻不是,便称认识很多漂亮空姐,可以介绍一个与我,我想想,觉得高攀不起,忙说不用,两人拉了一会家常,阿姨称她的女婿女儿都在南方航空,有着教人羡慕的工作,住在水边街的高档小区,她到这边开店不为赚钱,只为帮忙照顾孙子。说得隔壁金刚娃的店主也探头来望,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金刚娃店主,那是一个小个子女人,东北阿姨是巨人的话,她就是侏儒。
  因为说太多话,我不好意思,只得地挑几样商品回去。
  后来,我每次路过金刚娃,阿姨便会叫住我,我只要答应一声,便会被邀请入内,一来二去,总免不了带上几样商品,以致有段时间,我在考虑是否要改变回家路线。有了这想法后,我走过松云街时,便眼睛直视正前方,不看四周,脚步如迅雷般快速移动,当然,榴莲咖啡还是买的,只是回购到第五次时,也是腻了。
  “小伙子,好久没到阿姨这了?”但某次,还是被阿姨逮到,我也只能进店叙旧,阿姨开始推销乐天的巧克力,但乐天巧克力太常见了,无须在店里购买,我便借口韩国巧克力不好吃,个人更喜欢比利时的。
  滋味香甜,好似初恋,当时我还没认识阿玲,对恋爱还是有期待的,不过看了下价格,一百二十大洋,小小的一盒,只得说自己不爱甜食。最后老样子,带了一些小老板回去,但阿姨变脸咒骂韩国的样子也深入我心,我对这个邻国虽无好感,但阿姨前后的态度委实可怕,于是我下定决心不再走松云街了。
  直到一年后,无名小店倒闭了,我才走回松云街,金刚娃老板娘竟也朝我招手,说“小伙子,好久不见!”
  “哈哈...”我不记得和老板说过话,但也只能礼貌进店买上一些,金刚娃的东西以泰国货为主,还有代购业务,倒是比无名小店良心一点。
  “那个人,明明住城中村,却老要装有钱人!”金刚娃老板和我提到阿姨,一脸不屑!
  这我倒是一早知道的,不止一次,我瞧见她在城中村的小巷里贼头贼脑出来,穿着她那脖子附近有一圈毛的大衣,活像一只刚出巢穴的秃鹫。
  然而,半年不到,金刚娃也倒闭了,两家小店被合并成一个驾校的招生点,招生点停业后,时下又是生意惨淡的水果店,一度盘踞于此的侏儒和秃鹫,也许只有我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