筅sen·日本茶贩卖店


小说:食光记  作者:太黄君
  某日饭后,我在体育西路一带溜达,行至天河南一路,一路竟有三家阿婆牛杂,细看下logo,各有不同,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炎炎夏日,得见三宝,须喝一杯庆祝,于是往路边小径深入,渴望与当年的武陵渔人一样能有奇遇,之后见到久违的“筅”。
  “筅”即茶筅,洗涤茶具之帚,若结合佛道理解,又多了一丝拂去心中杂念的禅意,我想起前年造访,对抹茶一窍不通的我独坐吧台,在嘈杂的人群中显得格外拘束,倒是服务小姐姐热情贴心,向我普及一些抹茶的基本知识并进行推荐,现今那些话语早已忘却,只记得当日喝的应是一款名叫凉云的加冰抹茶,冰凉沁心,甚是愉悦。
  这次兴许是疫情影响,隔壁的日料店俨然倒闭,贴出旺铺转租,业主直租的字条,筅的门内服务员也变成三小哥,口罩和疫情拉远了人的距离,没有过多寒暄,冷漠递上菜单,我盲点了一款名为重明山的深蒸煎茶(或是重阳山),日本茶不如中国茶耐冲,普遍不过三泡,三泡之后,茶味尽失。
  筅的煎茶只奉献最美好的第一煎,只有小小一杯,无怪乎日本茶道强调“一期一会”,若不留心,一杯过后,便无好茶。
  然后是蛋糕小山卷,丸久小山园的抹茶,重度鼻炎如我,竟也能闻到浓郁茶香,可见东西的确质量过硬,吃起来亦不会甜腻,适合不爱甜的我。用毕起身埋单,虽说比初次来少了些人情味,但出品在线,诗云: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大约就是如此吧,想起不久前和朋友讨论吃瓜的问题,为何瓜不甜,世间还是有很多人要强扭呢,结合罗隐的诗理解,大概就是:瓜虽不甜,但好看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