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我想....


小说: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作者:和齐生
  不过以牛老根的劣根,只怕恨他的居多。
  没有他离开宴席前的一番话,老牛家又怎么会被人看笑话,最后好闹得沸沸扬扬。
  如今牛永气中了童生,明年还要考秀才,若是传出一些生父不孝的事来,恐怕明年也不用考了,毕竟,古代重孝道,父不孝,作为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对于一向将牛家未来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牛老根自然不愿意见到这种事发生,所以,就算如今不用再下地干活,但牛老根对他的恨不会减少半分。
  “你俩说什么啊,是不是欠揍?”王石虎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模样,瞪着牛大勇和牛大壮道。
  牛大勇和牛大壮脖子顿时缩了缩,别看他们两人的名字,一个叫大勇,一个叫大壮,听起来很勇猛一般,可他们的胆子可不像名字听起来这么勇猛了。
  “还不让人说了?你们有种就打头大虫回来啊!”牛大勇壮了壮胆,怎么说他也是童生他爹,是个有份的人,还怕了这几个粗人不成。
  牛大壮也壮起胆子,道:“你们也就会欺负我们这种老实人,碰见大虫,你们什么都不是。”
  “哈哈,还真没见过脸皮像你们这么厚的老实人!”王石虎仰头哈哈大笑,随后看向杨子几人笑道:“你们听说过又懒又会赌的老实人吗,没事还老往镇里的里跑!”
  “这还老实人?那天底下就没老实人了。”杨子几人笑道。
  周围的村民哑然失笑,他们都知道是什么地方,只要是正经人家就没人会往那地方跑,那更别提是老实人了。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去了?”牛大壮神慌张道。
  “我是不是胡说,难道你心里还没点数吗?”王石虎似笑非笑,以前他就看牛大勇和牛大壮不顺眼,若不是看在牛哥的面子上,他早想在这两人脸上踹上几脚了。
  牛大勇拉了拉牛大壮,看向牛大力道:“二弟,你就这么看着自家兄弟被外人羞辱吗?”
  牛大力挠了挠头,憨笑道:“虎子他们说你们啥了?去不是喝酒吗,又有什么不对的?!”
  牛大勇:“……”
  牛大壮:“……”
  周围村民苦笑摇头,像大力这么老实憨厚的汉子,只怕还不知道除了喝酒,还能干点别的事。
  王石虎几人顿时齐齐大笑,王石虎笑道:“是啊,我们说你们什么了,你们可要和我们好好说道说道,我们到底羞辱你什么了?”
  “我算看出来了,你们都是一伙的,大哥,我们别理他们,走。”
  说着,牛大勇和牛大壮心里有些慌,赶忙转朝村里去了。
  第二清晨,王石虎等人早早就过来蹭饭,自从吃过牛大力家的饭菜后,他们感觉家里的饭菜索然无味,明明同样的大米饭,可吃起来的味道就是不同。
  大丫和二丫跟王石虎等人相熟了,一口一口叔叔叫的甜蜜,让王石虎几人听得心里特别舒坦。
  “我以后也要有好几个闺女!”望着院子里喂鸡的大丫和二丫,后还跟着两条小狗,杨子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其实这想法不仅是杨子有,连王石虎几人同样有这么一个想法,看着牛哥两个闺女,这么可,这么乖巧,他们好想有一个。
  “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先要有个像嫂子一样媳妇?!”王石虎拍了拍杨子的肩头,调侃道。
  其他几人不约而同笑了。
  他们几人也就牛哥和范中云有媳妇,其他几人还单着呢。
  “牛哥,要不我们商量个事?”杨子凑了过来,很乎道:“我想...”
  话刚刚一落,牛大力一巴掌就甩在杨子脑袋上,“想都别想!”
  这小子单久了,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吧?!
  杨子摸了摸疼得要死的脑袋,龇牙咧嘴,道:“我不就是想收大丫和二丫做干闺女,这都不行吗?”
  王石虎笑道:“你这不是找揍吗?大丫和二丫是牛哥的心头宝,哪能让你这混小子随便认啊。”
  东子几人偷乐道:“你是自找的。”
  杨子还不放气,祈求道:“牛哥,你就行行好吧,我一定会将大丫和二丫当亲生闺女看待的。”
  “不行!俺不同意!”牛大力双手抱,坚决不同意道。
  杨子不依不饶就缠着牛大力,软磨硬泡,想让大丫和二丫给他闺女,可牛大力依旧坚持不同意。
  “为什么啊?”杨子不服气道。
  牛大力被杨子磨得没办法,脑袋灵光一闪,道:“你连个媳妇都没有,要啥子闺女啊?”
  这话仿佛在杨子上补了一刀般,顿时让杨子无言以对,垂着头,一副虚脱的模样。
  忽然,他做出什么决定般,鼓起勇气,道:“牛哥,是不是我娶了媳妇,大丫和二丫就能当我闺女了?”
  牛大力无语了,看来杨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也只能暂时答应他,反正等杨子娶妻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可却这时,一旁默不作声的范中云轻笑道:“大哥,你是说娶了媳妇才能认大丫,二丫为义女?”
  牛大力心里咯噔一下。
  看着范中云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突然有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毕竟,王石虎几人中也就范中云一人娶了媳妇。
  “大哥,你可不能反悔,以后大丫和二丫就是我义女了。”范中云笑道。
  牛大力苦笑,自己的挖的坑,怎么也得跳进去啊。
  不过,这段时间来,范中云会在饭后时间教导大丫和二丫读书识字,原本以为范中云只是读几年私塾,但没想到范中云学问却是极好。
  按李香兰的说法,她最多只是能识字,而书里许多学问,她都是一知半解。可范中云不仅懂,还很精通,只是随便几句话,就将复杂深奥的词句轻易解释了出来。
  连平时不读书识字的二丫在范中云的教导后,也没有之前那么好动了,反而很是听课,那就更别说读书的大丫了。
  每次范中云一来到他家,大丫就会捧着书本去询问不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