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长安,仙宫现。


小说:我可以无限强化  作者:林二十一
  年幼的小孩体内正气尚未完全,是无法拔出浩然dàng)魔玄剑的,故而九千岁一直暗中等待,只要阿九一旦成年,便可为他拔剑。
  但不曾想先帝突然暴毙,十常侍辅佐早已挑选好的新皇登基,谋害太子。
  太子旁第一护卫生怕十常侍会斩草除根,一并害了阿九,便偷偷带着阿九去找李牧,求他把这太子的唯一血脉给送出长安,找个地方躲藏起来。
  此等变动,却是让为天魔的九千岁都预料不及,只能着急且愤怒的督促十常侍抓紧办事,必须全力以赴,不惜任何代价的把阿九给抓回来。
  因为只有这样,他膛的那把剑,才有机会能够被拔出。
  浩然dàng)魔玄剑除了天魔无法触碰以外,还有一个非常致命的能力,那便是可以不断瓦解天魔的躯,衰弱天魔的力量。
  这也正是九千岁曾经能与仙人一战,但现如今却和秦月生只打了个不相上下的原因。
  便见九千岁双翼一扇,两道旋风瞬间形成,沿着地面朝秦月生袭来。
  宗师的象征,便是可以初步掌握天地之力,九千岁这轻易地一个举动,却是直接展示出了他那强大的对于天地之力的掌控能力。
  风、雨、雷、雪。
  具都是天地之力的一种控制手段。
  秦月生天火神刀一刀斩出,旋风瞬间就在火焰刀气面前溃散,但这仅仅只是九千岁进攻前的一个小小起手手段罢了,当旋风溃散的瞬间,九千岁的躯已经出现在了秦月生的眼前。
  以天魔躯战斗的他,速度真的快到了一个让秦月生都想象不及的程度。
  砰!
  九千岁一记强力膝撞,秦月生反应也快,当即双掌合叠挡出,与对方的膝盖重重碰撞在了一起。
  便见秦月生瞬间倒飞出去,却是在气力方面上远远不敌天魔九千岁。
  不等秦月生反应,靠着翅膀飞行的九千岁便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上方,又是一记神龙摆尾。
  秦月生尽管以双臂抵抗,但依旧还是控制不住的砸到了地面,砸出了一个凹坑。
  “你的神兵不错,以后就都归我了,现在先让我送你上路吧。”九千岁伸手往口中一塞,就见他的喉咙一阵鼓动,一根血红色的长柄直接被他从嘴里给拔了出来。【¥~奇文学.iqiwx.&¥最快更新】
  唰!
  随着九千岁用力一拔,一柄有一人那么长的血红偃月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秦月生双眼瞪大,此刀他却是再了解不过了,正是曾经使用过无数次的天魔邪刃!
  不过九千岁手中的这把,明显要比秦月生之前使用过的更加长,更加血红,看起来档次应该不处于同一个级别上。
  “斩!”九千岁双手紧握刀柄,便是对着下方秦月生一刀用力劈去。
  一道血红色的弯月刀芒瞬间爆发,以着无比锋利之势斩向秦月生所在。
  当刀芒出现的那刻,秦月生整个人全的汗毛就纷纷忍不住竖立了起来,当真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全绷紧。
  金钟罩!
  一道金钟在秦月生边浮现,然而金钟持续都不出一息工夫,便被九千岁的天魔邪刃给从中斩成了两半。
  金钟碎裂,秦月生数把神兵齐齐举起。
  砰!
  一声铿鸣,亦是一道气浪爆发,朝着四面八方冲了出去。
  本就已化为废墟的建筑碎石纷纷卷起,高飞散落。
  九千岁双臂肌鼓起,压着天魔邪刃不断往秦月生脸庞压下,那血红色,有如晶石般的刀刃距离自己面部越来越近,饶是秦月生脸上也不渗出了几滴冷汗。
  好在摄魂魔赶紧从他的怀中爬出,裹在秦月生手臂上化为了摄魂臂,有着摄魂臂的相助,秦月生顿感手头上的压力轻松了不少。
  九千岁看到摄魂魔的瞬间,表却是发生了轻微的变化,颇为诧异的道:“摄魂魔?你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秦月生可没有工夫去回复他,当即摄魂臂一用力,直接便将天魔邪刃推了出去。
  龙腾剑法!
  一道白龙剑气瞬间被秦月生挥出,顷刻便已撞上九千岁的下巴,然而天魔躯极其强悍,被一式神功剑法击中,九千岁连一步都没有退,反而再次一刀对着秦月生劈了下去。
  眼见这种时候,秦月生脑海里突然间灵光一现,突然间伸出双掌,就以空手接白刃精准夹住了九千岁的天魔邪刃。
  见此,九千岁不仅没有感到惊讶,反而露出了不屑地笑容。
  被天魔邪刃伤了的凡人,不出几息便会原地化为天魔,压根没有逆转的可能,就算秦月生为宗师,也不可能挡得住他的天魔邪刃。
  秦月生亦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心里暗道一声:“分解!”
  眨眼间,这把天魔邪刃瞬间消失于九千岁手中,几块红色不规则晶体顿时掉落在了地面上。
  天魔邪刃,没了。
  “什么!”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怪事,饶是九千岁也不发出了惊吓般的声音,他活了如此之久的岁月,依旧都未见过这种场面。
  天魔邪刃有多么坚硬,他这个打造者是非常清楚的,就算是宗师,也不可能做到在瞬息之间将天魔邪刃给破坏掉,这个九千岁非常有信心。
  但是现在,就在他的眼皮下底下,天魔邪刃竟然没了?
  虽然九千岁自己没看到是不是秦月生动的手,但此事多半跟这个凡人逃不脱干系。
  “你这是什么手段!”九千岁双翼一展,飞起喝道。
  秦月生右腿一蹬,整个人亦是紧随跟上,既然眼下九千岁没了天魔邪刃,威胁大减,那正是该自己反击的时候了。
  秦月生一心只想消灭天魔,便不再顾及太多,直接就放出了自己的命星界域。
  九千岁只感觉天空当中突然一亮,他抬头望去,那夜幕之下,竟缓缓浮现出一座矗立于云巅之上的宏伟仙宫。
  仙宫霞光万丈,一道道紫色光柱照大地,照耀的整座长安有如紫气东来覆盖全城,当真是人间仙迹、罕世难见。
  “天上城!莫非是仙人要下凡了!”
  “仙迹啊,这是仙迹!”
  一时间,皇城各处,还未睡的宫女、侍卫、太监纷纷下跪,以头点地,匍匐在地面上瑟瑟发抖,根本就不敢过多动弹。
  九千岁浑一颤,脸上竟然露出了恐惧:“他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了人间,这不可能啊。”
  秦月生却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命星界域竟会把九千岁吓成这样。
  本已很震慑人心的仙宫当中,突然间雷声大作,轰鸣不止。
  一个个着铠甲,手持长枪的天兵踩着祥云就从仙宫之内飞了出来,以横纵队列,将仙宫之上的四面八方都给围了起来。
  一时间整座皇城的上空,都显得人山人海,甚是壮观。
  这便是秦月生的命星界域吸收了玄冥公的灯中世界后,所得到的一个全新能力,可以将命星之力幻化成秦月生构想的形态去对敌人发起攻势。
  在这座仙宫之内,便是秦月生的主场。
  “给我进来。”踏着逍遥游天法进入仙宫,回对着九千岁便是一招妙手乾坤,在仙宫中的秦月生各种武学威力都会得到一定的提升,九千岁面对提升后的妙手乾坤,竟脱逃无果,只得眼睁睁的被秦月生给拽进了仙宫当中。
  那些天兵当即上下沉浮,全方面的包围了秦月生与九千岁所在位置,让九千岁就算是想要逃跑都做不到。
  ……
  “皇上,皇上大事不妙了。”专门被十常侍派来照顾新皇的太监总管急匆匆地跑到新皇寝宫之外,拍着大门喊道。
  很多资格老的太监都知道这个新皇实际上就是被十常侍扶起来的傀儡,论实权能力都远远比不上上一任皇帝,故而对他的态度能够很明显的看出并不是很尊重。
  本来这种时辰,正是皇帝睡的最熟之时,被别人于熟睡当中唤醒,是个人都会感到愤怒,更何况皇帝。
  新皇刚刚睁眼,便见那老太监已自顾自的推开门,从门外跑了进来,大步并小步的就跑到了榻旁边,毫不忌讳的喊道:“皇上,大事不好了,今夜天上仙人下凡,就在长安。”
  新皇听这话说的一头雾水,都来不及细品其中意思,便被老太监一把抓起,从上给拖了下来,强行朝着寝宫门外拽去。
  这些老太监都为无根门弟子,武道实力不弱,在一对一的况下,对付皇帝这种人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很快当新帝走出寝宫时,他便明白这个老太监刚刚说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今夜的长安,可真是梦幻至极,那仙宫模样,凡人就算是在梦中都见不到如此景色。
  一时间新皇的心里不生出了许多杂念,当皇帝又如何?
  他想要上去,他想要成仙。
  ……
  站在仙宫里的白色广场上,秦月生将山鬼珠丢出,阿虎顿时就从里面跑了出来,化为天邪虎魄。
  斩龙剑、天邪虎魄、紫龙精木枪、天火神刀、众生浮屠。
  在仙宫之内,秦月生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即使是九千岁也感觉到了一丝凝重。
  以他眼下的实力,还真不好说能不能打得过眼前这个为宗师的凡人。
  想到这个,九千岁看着自己膛插着的那把浩然dàng)魔玄剑就更感愤怒和憋屈了。
  若是没有此剑多年来不断的消耗着他的实力,堂堂一个天魔怎么会至于连一个凡人都打不过。
  九千岁都忘记自己当初来到凡间的时候,死在他手底下的宗师强者尸首不知道可以堆成山还是填平海了。
  然而现在……
  嗡嗡嗡!
  一屡屡幽绿色的雾气从九千岁体内飘散而出,他的额头处再度隆起两个凸包,最后破开,长出了两根新角。
  而在他背后,亦是有一对新翼破体而出,令九千岁化为四翼天魔。
  秦月生虽不知道这是什么况,但也能想到九千岁必定是使出了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哪里会给对方安安心心准备的时候,瞬间一个寸步冲出,手中双刀便挥砍除了天地七大限刀法。
  在命星界域的加持之下,天地七大限的威力可远比秦月生平里使用时的更强。
  崩山和烈火齐齐斩出,一股脑全部灌向了九千岁所在。
  “凡人!见识一下大天魔的力量。”九千岁一跃而出,竟顶着秦月生的攻势bī)近了他的前。
  砰砰!
  在无视了层层山峰虚影和烈焰火海后,九千岁双爪一把一个,紧紧抓住了天邪虎魄和天火神刀的刀刃,令秦月生无法再往前前进一步。
  但秦月生可并不是只有两条手臂,众生浮屠和斩龙剑当即朝着九千岁的体刺去。
  “吼!”只见在刹那间,九千岁大张口,一道鬼面于他脸前浮现,发出了巨大的吼声。
  一圈圈眼可见的音波扩散出去,震得秦月生只感觉头昏眼花,眼前不免出现了一丝恍惚。
  咔!
  在九千岁用力的捏动之下,天火神刀表面上赫然就多出了数道裂痕。
  这时秦月生才明白,神兵并非无坚不摧的,当遇到了过于强大的力量时,就算是神兵都会被毁坏。
  随着九千岁再次发劲,天火神刀终于是再无法承受住这股巨力,在秦月生的眼中豁然断裂,变为了两截。
  刀被毁,原本燃烧着的火焰瞬间戛然而止,消失不见。
  九千岁单手一拍,将众生浮屠和斩龙剑尽数拍开,随即一把抓向秦月生口,以这一爪直接抓穿秦月生的膛,挖出他的心脏。
  但就是一瞬之间,秦月生口豁然浮现出一颗小赤阳,与九千岁的手掌紧紧接触在了一起。
  小赤阳所蕴含的炙高温瞬间就烫的九千岁手掌滋滋作响,甚是还飘起了道道青烟。
  “敢毁了我一把神兵,这得拿你的命来赔。”秦月生空闲的两条手臂当即各托着一颗小赤阳猛力拍出,径直往九千岁脸上砸去。
  九千岁试图躲避,但秦月生早有预料,直接舍弃了天火神刀和紫龙精木枪,双手一把抓住九千岁的手腕,使他无法躲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颗小赤阳一举砸中了他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