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四月·暗堕·鸣绪


小说:极夜玩家  作者:哇哦安度因
  李想惊愕地看向绯月,不解地问道:“怎么突然这么问,绯月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鸣绪的关系,我是不可能入赘到你们月家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
  他能感觉到绯月说话时语气的凝重,显然不是无的放矢。
  “这不是问题,入赘只是名义上的说法罢了。我们月家的传统是任何男人要娶我们家的姑娘,就要以入赘的名义进入,但实际上,如果你的实力足够强大,月家的姑娘也是可以随你走的,就是名义上的入赘而已。”
  绯月撩起耳边的发丝,继续说道,
  “我有一个妹妹,今年正好十八,可以婚配给你,绝对不会干涉你和鸣绪的事情,她做妾做小也不是问题,不考虑下吗?”
  “这对那位小姐太不公平了吧,而且......这辈子,我只会和鸣绪结婚的。”李想摇头,“到底怎么了,绯月姐,你有话就直说吧。”
  “唉,李想,你难道还不清楚?极夜危在旦夕啊。”绯月叹气,抽出后座靠椅上的光幕仪器,拨弄了几下,显现出一大堆数据来,“数天前,月家收到了可靠消息,死海海底出现了数百扇深渊之门,其中近半有开启的征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一扇深渊之门可以爆发一次异种浪潮,它们和一般的异种不同,大多是某只君王级灾厄的眷族,这样的浪潮一次就足以让边境大伤元气,要是爆发十次以上,那个边境地带就不得不被放弃。而你们的大学,就处于死海之上,你的后台是极夜对吧,这次危机,受损最大的必然是极夜!”
  绯月一边解释一边调出各种数据给他看。
  “不是说学校已经在申请搬迁了么?”李想疑惑地问道,“打不过撤退不就好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你知道为什么灯塔学院会建设在死海之上吗?因为第一灯塔,那是传奇玩家灯塔大人留下的瑰宝,也是你们极夜的信念之塔。”绯月颤抖着双手,慢慢说道,“很多东西,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假设深渊之门真的爆发,一定要有人守护时,你说会怎样?”
  “那只有极夜魔法师大人出手了。”李想沉声回答,这是唯一的可能,只有9级玩家才有可能阻挡这样的天灾。
  “对,那么一旦极夜魔法师大人陨落呢。”绯月轻轻答道,“要真的有那么一天呢?”
  “你是说,我们会成为被瓜分的肥羊?”李想脑海里瞬间升起妖家的惨状,又回忆起了刚与白弥茶诀别时,她的神情和话语。
  “无论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外面都在编织着一张足以笼罩整个极夜的网,你现在不抽身离开,真的发生,就难了。”绯月此行的目的就是这个,她虽然自身实力一般,但是来历极大,有她出面,一定能将李想拉进月家,有五大王座做靠山,他才能更稳固的前进。
  “我明白了,多谢你的好意,绯月姐,不过你也说,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再说了,还没到那一步呢。”李想笑着摇头,拒绝了她的提议。
  “唉,我就知道是这样,这次就是给你提个醒,我看最近很多世家都在蠢蠢欲动,你千万要当心点。”绯月听说了不少李想的事情,其实当初她留下月家印记,只是希望他能因此照顾好她留下的老伙计们,没料到这个少年能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
  转眼间,他竟然已经是一个3级魔术师,而且还建立了自己的上层家族。
  蒸汽机车一路前行,很快就停靠在了那座高耸入云的白色魔法塔下。
  这就是七大陆都赫赫有名的第一学者之塔,人类纪元最高智慧的结晶——时计塔。
  南陆是月家的领地,不过1区里有一块独立的区域,不归月家管辖,就是这片充斥着各种魔法气息的奇幻都市。
  时计塔是五大王座外的三大势力之一,和主经营的威赛克斯以及主管理的卡塔斯兆菲委员会不同,时计塔主研究,与世无争。
  不少大名鼎鼎的学者就出自这里,也有很多玩家辞去其他职务和身份,来到时计塔成为一个默默无名的学者。
  千百年来,他们不断为七大陆做贡献,许多现在沿用的知识体系,包括魔术回路体系都是时计塔的研究成果。
  很多时候,时计塔学者的身份比世家家主还有地位。
  魔法塔前有无数高大的超级石碑,这些都是通往各地的传送石,不断有各种各样的人从中走出,行色匆匆,前往各个方向。
  一道光芒在石碑上汇聚,然后化为了两道光影。
  “呦,气色不错嘛。”一袭黑色风衣的黑夜之影从光幕里走来,这个便宜老师自从他进入大学后就没出现过,似乎一直在四处奔走,她身旁苦着脸的正是那时作为终极试炼执行官的时计塔学者菲力奥斯。
  站在一位超级美女身侧,还要不停地抵挡着那股恐怖的魅惑之气,让菲力奥斯苦不堪言。
  “老师,菲力奥斯大人。”李想恭敬地行礼,这可是两名6级玩家,中生代里的佼佼者。
  黑夜之影亲昵地搂过李想,肆无忌惮的将他按在怀里蹂躏:“嗯嗯,身子骨壮实多了,修炼的挺好,等你完成学院杯,我带你回蔷薇女仆团总部玩玩吧。”
  被黑夜之影像娃娃一样捏来捏去的李想哭笑不得,只能一个劲地点头,这位老师还是这么我行我素,几句话,几个动作就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好了,你别再折腾他了。”菲力奥斯看不下去了,连忙将快断气的李想从她怀里拉出来,“让我带他去了解下学院杯的东西,这位是?”
  “菲力奥斯大人您好,我是月家的绯月。”绯月恭敬地行礼,面对时计塔的学者,她还是要做足礼数的。
  “绯月?‘紫绯弦新’,原来是绯月二小姐,你好。”菲力奥斯笑着回礼,看到一名时计塔学者对绯月回礼,李想更加好奇绯月的出身了。
  明明她就读一个普通玩家大学,实力也一般,怎么感觉来头那么大?
  “哈哈,我这小徒弟还不知道你的身份?”黑夜之影轻笑,顺手又捏了捏李想的脸颊,“月家有四大小姐闻名南陆,她们是月王大人的四个亲生女儿,也是月家唯四没有月姓的本家小姐哦。”
  “紫月、绯月、弦月、新月。”菲力奥斯接话,“在你眼前的这位绯月小姐,分管的是月家的所有产业,是南陆第一富婆。”
  李想恍然,再看绯月,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这家伙分明在鬼城时,连两亿的钱都凑不齐,差点回不了南陆了啊。
  似乎是知道他在想的事情,绯月连忙冲着他眨眼间,好像在告诫他不要说起这个。
  记得那时,她是因为得知了一个有关星空乱流的秘密,才不敢露头的吧。
  “那......绯月姐,你刚才说的妹妹?”李想一阵头大。
  “啊,是我们家的小四,新月,她今年刚十八岁,也参加了终极试炼,听说成绩不错呢,小四很有修炼天赋的哦。”绯月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李想狂汗,这家伙居然想让大名鼎鼎的月家四小姐给自己做小做妾?
  两人颇有默契的闭口不提。
  就在四人说笑间,一道娇小的身影忽然窜了出来,小手指点着李想:“李想!终于找到你了!”
  菲力奥斯吓了一跳,看清跑来的小萝莉后,又是一惊。
  这小子怎么净是到处拈花惹草啊。
  “星灵妹妹,你怎么来了?”绯月看向小萝莉。
  这个鼓着腮帮子,恨不得和李想大战三百回合的小萝莉正是当初在终极排位赛败给李想的月星灵。
  “我是来挑战李想的。”
  “放过我吧......”李想苦笑,有点扛不住这只小萝莉的粉拳攻击。
  趁着他们打闹间,菲力奥斯和黑夜之影也顺带解释了下这次学院杯的规则。
  【黑暗低语】的主战场是遗弃的天空族废墟,这个曾经活跃在这片世界的上古种族和第一批玩家协同作战过,最后整个种族暗堕,遗迹被污染,成为了废弃之地。
  而这一次的学院杯规则很简单,进入天空族废墟的试炼者们会被分为两大阵营,堕天使和圣天使。
  堕天使阵营的试炼者们将得到暗堕天空族的眷顾,而圣天使阵营的试炼者们将得到原天空族的祝福。
  两大阵营直接开战,获胜的一方将得到大量积分和人类阵营贡献度奖励,甚至能得到灾厄女神赠送的魔化武器装备!
  对于这群3级魔术师而言,魔化武器装备是当下最能提升实力的东西,明年的星空乱流将至,有越多的底牌,越有机会成就玩家序列。
  【翡翠之森】奖励的是大量源质资源,已经分发到了各人手中,偏偏李想已经不缺源质。
  【深海国度】奖励的是人类阵营贡献度,李想也不需要,他拿了两件灾厄物品,算是为以后做准备。
  而从积分和奖励来看,【黑暗低语】显然才是重头戏。
  “话说这次学院杯和以往差别真大,尤其是这一场,模拟两大阵营?居然还有暗堕的......”黑夜之影咂舌,感觉愈发看不懂灾厄女神的操作了。
  李想点头表示赞同,正好在这里遇见了老师,他将带来的小精灵龙交给了她,拜托老师照顾。
  这小家伙是巨龙族和妖精族的宝贝,万一真在七大陆出了事,这两大种族怕是会冲出来找他拼命,还是稳妥点好。
  黑夜之影笑嘻嘻地逗弄着小家伙,小家伙则是泪眼朦胧地看着李想,还以为“妈妈”不要自己了,着急地直叫唤。
  一旁闹腾个不停的月星灵注意力立即被它吸引了过去,女孩对可爱的事物确实没有一点抵抗力。
  嗡!
  就在这时,附近的一个石碑闪烁出极度耀眼的光柱,一些人漫不经心的将目光投射过去,很快,原本有些慵懒的眼神刹那间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惊艳之色。
  哗——
  哗然之声弥漫四周。
  宛如风吹过原野,在漫天遍地的野草上荡起一阵阵涟漪,无数人的眼瞳中映照出一道孑然的纤细俏影。
  光柱下,身穿西装制服,红黑短裙的少女身姿玲珑,曲线窈窕,黑色短发中间的一抹红色挑染极度亮眼。
  她背负着一个超大的长条琴盒,神色漠然,眸子里只有淡淡流水般的光,仿佛什么东西都不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而这样的平静,在撞见惊愕表情的李想后,一下子被打破了。
  像是雪山被融化了,一抹浅浅却足以让所有人沉沦的笑容挂上了少女的嘴角。
  容貌身材完美无瑕,气质风情举世无双。
  这是所有人冒上心头的感慨。
  少女的出现,一下子将所有女孩的光彩都夺走了。
  那一笑,成为了许多少年终生难忘的美景。
  她缓步走来,很慢,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旁走出,少年露出一个自以为帅气无比的笑容,来到她的前方。
  “你好,我叫秦暮,来自亚陆超级世家秦家。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吗?需要我为你讲解下学院杯的规则么,我们都有时计塔学者接引,知道的比一般人都多点。对了,我来自国王大学,小姐你呢?”
  秦暮语气温柔,他自认身世出众,天赋过人,外貌气质也是一流,眼前的少女应该抵挡不了他的魅力。
  鸣绪抬起头,一米六不到的娇小个子让她不得不抬头仰视这个大个子,她微微蹙眉,这一个小动作让秦暮心跳不已。
  近距离看,他更能感受到这个小美女的可爱动人,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他居然不认识?
  一想到追到手后,她在自己怀里娇羞的模样,秦暮就是心头一热。
  鸣绪歪了歪脑袋,没理会他,绕过秦暮直接朝李想的方位走去。
  似乎是预料到了这点,秦暮没有放弃,继续紧随其后:“小姐,我不是那些没品的搭讪狂魔,我是真心想帮助你,这次的学院杯难度不小,也不一定和自己学校的同学是一个阵营,多认识些朋友,能更容易点。”
  “朋友?”鸣绪猛地顿步,回头看他,“你要和我做朋友?”
  “如果可以,是我的荣幸。”秦暮微笑,“也许一段时间的相处,你会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鸣绪很认真地看着他,然后突然问道,“什么东西?”
  “呃,譬如说,我其实比你想象的更加优秀,更加厉害之类的。”秦暮感觉后背升起一股凉气,这女孩竟然是个天然呆?
  还是自己的意思表达的不够准确?
  “你很优秀,很厉害吗?”鸣绪追问了一句。
  “也不算非常出色吧,我在国王大学中,勉强能在同段里排上前十。”秦暮笑着回答,“大三。”
  “那和我打。”鸣绪伸手去够背上的长条琴盒。
  莫名其妙的展开让秦暮不知如何应付,但她动的一刹,竟然有着一股恐怖的杀气蔓延开。
  这不是在开玩笑。
  她动杀气了!
  那一瞬,秦暮只觉得浑身血液冰冷,好像坠入了一个冰窟似的。
  “这、这......我们没有什么战斗的理由吧。”秦暮咬着牙,抵御着刺骨的杀气。
  这么浓烈的杀气,得杀多少人才能凝成啊?
  “也对,那拜拜。”鸣绪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转身,嘴里还嘀咕了一句,“明明是你自己说自己很强的......”
  看着她渐渐离去,秦暮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冲上去拉住了鸣绪的衣摆。
  “糟了,那家伙死定了。”李想看得正爽,当看到秦暮作死的动作后忍不住惊叫。
  当初,他就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动了鸣绪的这件衣服,被她差点打死。
  这衣服对她有着很特殊的意义。
  砰!
  很多人根本没看清,就只听到一声巨响,秦暮高大的身体就和风筝一样飞舞到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