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人死了,钱没花了(17)


小说:快穿之养老攻略  作者:快穿狂魔
  这新民宅一建好,乔木便迫不及待的把以前那些老伙计都邀请了过来,并且跟他们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就是不想麻烦子女的,或者说跟儿媳妇有矛盾的都可以搬过来。
  免费搬过来一起住。
  没有子女一个人比较孤单的。
  那也可以搬过来。
  大家一起住,热闹不孤单嘛。
  不过日常开销得自己负担。
  关于这点,没有子女一个人住或者只剩老夫妻两个的家庭,那是几乎毫不犹豫的直接举手,表示自己愿意,习惯了过去大家聚在一起看电视,聊天,甚至做做手工的日子,谁还愿意再继续忍受孤单呢。
  以前他们负担开销可能还有点困难,可是如今,他们哪家没分到两套房啊,只要把房子租出去,同时吃喝不大手大脚的,光靠房租也足够他们维持不错的日常生活了。
  所以这事他们当然毫不犹豫。
  倒不是贪图免费房子住。
  主要是贪图这边人多热闹。
  有子女的虽然也乐意,但是他们并不好直接表示说自己要过来。
  因为子女有时候是依靠。
  有时候又何尝不是约束。
  他们得担心子女同不同意,得担心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对子女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会不会被别人说。
  所以他们也只能跟乔木说。
  得回去想想,过两天给答复。
  至于最终结果嘛,那当然是有同意的,也有不同意的,毕竟不同家庭情况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有的子女并不在身边,都在外面打工,那当然是无所谓的,那么多老人一起住,他们还更放心呢。
  有的子女因为拆迁的原因已经回来了,甚至于就在身边,那他们就得考虑这是不是什么骗局,以及所谓的自负花销会不会有些过多。
  当然了,除了这些,他们还有的是觉得自家父母年纪又不大,才六十出头,完全可以给他们带小孙子,小孙女啥的,甚至还能在家帮他们干家务,给他们减轻点负担。
  除此之外,也有担心让父母去乔木那,别人说他们把父母送到养老院,对他们名声不好之类的,总之什么人都有,什么考虑也都有。
  最后有人愿意,有人不愿意也很正常,对此乔木并不强求,反正已经有十几个愿意了,十几个人在一起过日子也已经不怎么孤单了。
  多点无非是锦上添花。
  没有也无所谓。
  于是还没到中秋呢,乔木这个不算养老院的养老院,就算是正式开门了,熟悉的老人,没有在这边住的老人,也都可以来玩,但是为了确保老人安全,得有孩子接送。
  哪怕几个老人就一个孩子接送也行,不是孩子,自家亲戚也行。
  反正得有个年轻人接送。
  对此并没有人有意见,有意见的都被其他老人骂走了,乔木这都免费开放了,就要求老人有个年轻人接送,这是什么大事吗,这要是还能有话说,那真的是太过分了。
  这开门时间久了,不仅以前村子里的一些熟人会过来玩,其他村子里的老人偶尔也会过来,凑凑热闹,不过也仅限于规规矩矩守本分的,至于不守本分惹人讨厌的,最多来一两次,乔木就得把他撵走。
  她这里是私人场地。
  又不是什么公共场所。
  自然是愿意让谁进来,就让谁进来,不愿意让谁进来,就不让谁进来,这一点,没有人可以指责。
  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私人机构和私人场地会比公家办的好,因为公家办的一些机构有公共性质,某个人就算再讨厌,再怎么是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那你也不好把她撵出去,撵出去还要闹,闹完了你还要赔礼道歉,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比如说一些公立学校。
  一些社区服务场所。
  但是私人场所,如果真的遇到特别令人讨厌的人的话,那是完全可以直接撵出去的,就是学校也是可以直接劝退什么的,这种权力平常没有多大用处,但是碰到出现特别讨厌的和特别极品的人的时候。
  用处可就大了。
  多一个极品和少一个极品,那对环境的影响和对身处同一场地众人心情的影响,绝对是相当大的。
  用天壤之别形容都不过分。
  这一点,在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之间的对比,更是格外的明显。
  当然了,莆田系的不算。
  这边乔木日子过得比过去还热闹,另一边因为户口已经迁走,压根不知道老家拆迁的原身大儿子和二儿子两对夫妻,已经在距离原来老家不远的地方迷路了,那边不是在修路,就是在建楼,整体模样跟过去可以说是截然不同,他们两对夫妻突然过来,感觉迷茫很正常。
  不过迷茫后,还得问路啊。
  谷海林打量了下周围,担心问年轻人问不明白,特地跑到左边拍了拍那边一个比他年纪可能稍微大几岁的老大爷:“老大哥,老大哥。
  我有件事想问一下您啊。
  那个,这边发生了什么事,这边以前的村子呢,怎么到处都在搞建设,这边是拆迁了还是怎么了?”
  “是拆迁了,你们不知道?
  你们这是外地回来的吧,家里人没通知你们吗,该不会是你们家没人房子就被拆了吧,不应该啊?”
  那大爷一看谷海林他们的衣着以及拎着的大包小包和月饼礼盒。
  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身份。
  并且好奇问道。
  “那个,我们是外地刚回来。
  我家里是有人的,可能我妈她是忙忘了,没来得及通知我们吧。
  那您知道拆迁之后。
  村里村民都住哪去了吗?”
  谷海林这时候也没办法质疑乔木为啥没通知他们,所以只能先把这事圆过去,并且继续询问大爷。
  “都搬到花园小区了吧。
  不过也不是所有,我听说那个村里出了个败家老太太,她那个房子原来就很大,拆迁分了整整十套房,可是这才没几个月功夫,那老太太就把十套房都卖了,好像跟人换了个厂房,还把厂房修了修,改成了养老院,带着群老头老太太在那住着,听说还不收他们的房租。
  可惜他们只让认识的人住。
  还得有熟人介绍才能进去。
  你妈要是年纪大,跟那个老太太又熟悉的话,我估计她现在应该住在那个养老院里呢,那养老院离这边也不远,就在原来面粉厂那。”
  那老大爷说着说着,还颇有些羡慕,随后,这才指了指后面原来面粉厂,现在属于养老院的方向。
  而此时,听到他描述的谷海林已经愣住了,因为他怎么听都感觉对面这老大哥说的老太太,怎么那么像他妈呢,最关键的是,他们村子里面房屋面积够换十套房子的。
  应该也就只有他们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