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独龙族的两次历史变革


小说:独龙江畔,一跃千年  作者:一梦几千秋
  这位老婆婆,就是独龙族的文面女。
  文面,是独龙族妇女的古老习俗,也是原始社会的印记。
  独龙族妇女文面的原因,一直以来都众说纷纭。
  有说文面是美的象征,有说是区分不同氏族的标志,也有说是为了逃避藏族土司强掳为奴的威胁……
  但,不可否认的是,文面给独龙族妇女,带来了极大的身心摧残!
  过去的独龙族少女,十二三岁的时候,就会被族中的女性长者,使用野生荆棘当“刺针”,蘸上锅烟灰水在面部纹上永久洗不掉的图案。
  这当中的疼痛,无法想象,而且会持续好多天。
  新中国成立初期,独龙族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告别了民族压迫,实现从“野人”到“人”的跨越。
  从那之后,文面这一习俗就渐渐被废止,独龙族少女再也不用遭受这样的残酷迫害。
  直到今天,独龙族中仅仅只剩下不到40位的文面女。
  所以,独龙族人长久以来,都把新中国的成立,视为是独龙族经历的第一次历史大变革。
  这次变革,令独龙人民彻底告别民族压迫,迎来“新生”,堪称里程碑式的转变。
  而明年的独龙江公路如果能顺利贯通,那就绝对能够称得上是独龙族的第二次历史大变革。
  它意味着改革开放的暖风,会吹进独龙江大峡谷,从而结束独龙族人背马驮的历史,使得独龙族从封闭走向开放,迎来发展的好时机。
  这次高德荣回独龙江乡,不单单只是为了送三位支教大学生,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要开始主持独龙江公路最后5公里的修建——这,是高德荣特意向指挥长作出的请求!
  “他们三个,都是大学生哩!”
  高德荣用独龙语,无比骄傲地向文面老婆婆和乡亲们介绍了起来:“以后,他们三个会在巴坡小学,教我们独龙族的娃娃读书!他们是我们独龙族最尊贵的朋友,你们大家可要好好照顾他们,我们独龙族的娃娃能不能有文化,有出息,就靠他们喽!”
  “老乡长,他们真的都是大学生老师啊?”文面老婆婆尤为雀跃地问道。
  “当然!我的话,你难道还信不过嘛!”高德荣笑了起来,眼神中透着满满的喜悦和期望。
  “我们独龙江乡,有大学生当老师喽!”
  “了不得,了不得!”
  “我得赶紧去跟马库村的老张说一下,他的娃娃,都有一个多月没来上学了!”
  …………
  一时间,众多乡亲都仿佛受到极大的鼓舞,脸上挂满笑容。
  然后,他们纷纷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邀请赵春梅等三人去烤火塘,吃早饭。
  独龙江乡阴雨天气极多,所以坐在火塘旁聊天喝茶,是每家每户的生活常态。
  至于早饭,独龙族人的生活条件还比较落后,基本都是烤洋芋。
  很难得的情况,才会多加两个鸡蛋。
  “我得先带他们三位大学生老师,去学校报道一下!”
  一一婉拒了乡亲们的盛情邀请之后,高德荣就继续背着箩筐,带领赵春梅三人,穿过村寨中的泥泞土路,最终顺利抵达巴坡小学。
  走进这所独龙江乡唯一的小学,赵春梅等人发现,这里仅有的几栋小楼都是用土砖建成,总面积不会超过300平米。
  巴坡小学在各方面,显然都远远不如城里的小学。
  但,有一点,巴坡小学却是做的丝毫不差,那就是——
  校中心小小的操场上,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这里的条件不好,你们可能要先适应一段时间,适应了也就能慢慢习惯!”
  转过头来,高德荣认真地说道:“如果实在没法适应,要及时跟我说,我答应过你们的,绝对会尊重你们的选择!”
  “放心吧,高主任!我们这次就是来吃苦的,一定能适应!”赵春梅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齐声应下。
  事实上,巴坡小学有这样的“环境条件”,已经令他们三人等人十分意外。
  整整三天的人马驿道之旅,他们深刻认识到,独龙江乡的交通条件,是多么恶劣!
  如此,他们自然能够想象的出,要把那些建校用的土砖运到这里,绝对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
  高德荣欣慰无比地说道:“我现在带你们去见陈路校长,让他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走了三天,你们也累了,吃过早点后,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就在赵春梅三人点头的时候,一位四十多岁,看起来十分朴实的中年男人,披着一件藏青色外套,掀开不远处校舍的一道门帘,快步走出。
  “老乡长,我一听声音就觉得是您!”
  中年男人几大步就来到高德荣身前,满脸笑容:“这次回乡,是有什么事么?”
  “有,而且是天大的事情!”
  高德荣当即伸手,指向赵春梅等三人:“他们三个,是来自华中师范大学的老师!以后,就在你的小学里任教!”
  然而,高德荣又指向中年男人,给赵春梅等三人进行介绍:“这位,就是巴坡小学的校长,陈路!你们在这里的具体工作,就由他来安排!”
  “校长好!”刚介绍完,赵春梅等三人就一起礼貌地问好。
  “大学生?还是三个大学生?老乡长,你不是在骗我的吧?”
  陈路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高德荣,好似听到了什么爆炸性的新闻。
  “好端端的,我骗你做啥子嘛!”
  拍了拍陈路的肩膀,高德荣随即一本正经地开始嘱咐:“老陈呐,你要记住,他们是我们独龙族最尊贵的朋友,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你都要给我安排好,不能让他们受委屈!”
  “你就放心吧,老乡长!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嘛!”
  没有半点犹豫,陈路极其郑重地回道:“他们是大学生,是宝贝疙瘩,我就是让我老婆受委屈,也不舍得让他们受委屈!”
  “嗯,我相信你!”
  高德荣抖擞了一下精神,接着说道:“那他们三个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去一趟村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