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巴坡村


小说:独龙江畔,一跃千年  作者:一梦几千秋
  雨点的降临,让高德荣的脸色,瞬间一变。
  因为他知道,这里离最近的哨房还有好一段路程,如果下雨,那么他们四人,今夜极有可能就要在阴寒的秋雨之中,渡过一个没有篝火、冷飕飕的夜晚。
  如果只有高德荣自己一个,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这种情况,他过去在下乡时多次遇见,早就习以为常。
  可他深知,三位来自于城里的支教大学生,尤其是赵春梅和张云欣,绝对不能适应!
  要真是被寒雨淋上一夜,以她们俩的体质,只怕接下来大半个月时间,都得躺在乡卫生院的病床上……
  “雨马上就要下大,你们三个都坐起来,然后互相背靠背,我给你们遮雨。”
  没有半点犹豫,下一刻,高德荣就直接起身,从自己的箩筐中取出一件雨衣。
  但,高德荣并没有自己穿上,而是选择将这唯一一件雨衣平摊开来,遮在赵春梅三人的头顶,充当简易雨伞。
  这雨衣并不大,遮挡三个人有些勉强,所以只能是高德荣站在外头,用双手支起雨衣。
  “高主任,还是我来吧!我年轻,体格好,被雨淋一淋没事儿的!”见此情形,严华舜立马就想代替高德荣,为大家遮风挡雨。
  然而,高德荣却是十分严肃地摇头回道:“你坐好就可以,这点毛毛雨,对我们独龙族人来说,算不得什么!我们独龙族人,就是雨中长大的,从小到大都淋惯了!但你们不同,你们都是大学生,是我们独龙族人的希望,要是你们被雨淋出病来,那我们独龙族的损失就太大了!”
  “可,可是……”严华舜一时间都不知如何劝说眼前这位目光极其坚定的高主任。
  “你别多想,这点雨,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高德荣则是一脸淡定地说道:“你们别看我长得不够高大,好像有点营养不良,可我的身体是很好滴!就说滑溜索吧,乡里没有几个年轻人,能滑得比我好……”
  三位支教大学生心中十分明白,高德荣说这番话,纯粹就是在安慰他们。
  ?要知道,他们三个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高德荣的箩筐中,有着不少的随身药物。
  路上,高德荣都吃了好几次!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替他们挡风遮雨的高主任,身体绝对不会很好。
  可他们每次提出,要代替高德荣的位置,都屡屡遭到高德荣的强势拒绝。
  似乎在高德荣的心目中,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于是乎,看着雨滴渐渐变大,刚刚燃起的篝火,不断发出熄灭声,赵春梅等三人的眼眶中,很快浸满泪花。
  在凄风冷雨中,他们尽皆觉得,高德荣这位四十多岁的老党员,是那么的光辉,那么的高大……
  …………
  ……
  不得不说,高德荣一行人是幸运的。
  这场大雨,仅仅只下了三个多小时,就渐渐停歇。
  而再之后,高德荣重新拾了一些相对干燥的柴火,燃起篝火,为三位支教大学生带来“久违”的温暖。
  “高主任,我们不知道去到独龙江乡要走这么多天,所以没有准备雨衣,真的拖累您了!”噼啪的篝火旁,赵春梅等三人满脸歉意。
  “没事没事。”
  活动了一番支的有些麻木的手臂,高德荣很爽朗地说道:“说起来,也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走得太急,应该提醒你们一下的……”
  “高主任,我好像没有什么睡意了,地上也有点湿,要不然,我们再暖和一下身子,然后就趁夜赶路吧?”闲聊了一番后,严华舜如是提议。
  “好啊!”
  “这样的话,我们明天一早,就能进到独龙江乡!”
  赵春梅和张云欣相继附和。
  “那我们就趁夜赶路,不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刚刚下过雨,地有点滑,那些毒蛇毒虫什么的也会钻出来!”高德荣自然也不会拒绝。
  就这样,没过多久,四人就重新上路。
  高德荣一手拿着砍刀,一手握着一个手电筒,背负大箩筐,在前头带路。
  三位支教大学生则紧紧跟在后头,走得非常小心。
  这一夜,人马驿道上的四人,再没有遭遇什么意外,也就是被毒蚊叮咬,被枝条绊脚打滑等等小麻烦一直不断,却并无大碍。
  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在高德荣的带领下,他们四人终于在走过一条简易的人马吊桥之后,顺利到达独龙江乡巴坡村。
  来到这里,直令三位支教大学生,有一种进入“世外桃源”的感觉。
  只见周边景色如画,两岸的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红叶斑斓,层林尽染,再加上一条湍急的独龙江……简直美不胜收!
  巴坡村,位于独龙江江边狭小的河滩台地上,放眼所见,全村上下基本都是些低矮破旧、透风漏雨的竹篾房、木楞房。
  唯一一栋还算看得过去的房子,正是当年高德荣任乡长期间,主持修建的巴坡小学。
  晨曦之下,国旗在巴坡小学上空高高飘扬着,显得格外鲜艳光明。
  虽然走了一夜,可来到巴坡村,高德荣就仿佛外出多年的游子回到家中,睡意全无,看起来特别精神。
  “走,我带你们去巴坡小学报道!”
  背着大箩筐,高德荣很快朝巴坡小学方向行去。
  “呦,老乡长!”
  “老乡长回来啦!”
  “老乡长,早饭没吃吧?来我们家,吃两个鸡蛋!”
  …………
  没走几步,早起的村民就看到高德荣的身影,继而纷纷迎了过来。
  就仿佛是见到了自己最亲的亲人,每一位村民,都在盛情邀请高德荣到他们家去吃早饭,烤火塘,喝茶。
  尽管听不懂他们说的独龙语,可这样的场面,三位支教大学生显然是第一次见。
  哪怕他们知道,这位高主任一直心系独龙族人,但他们却万万没想到,高德荣在群众之中如此受爱戴!
  “老县长,他们两个是?”不久之后,一位脸上有蝴蝶形暗蓝色纹案的独龙族老婆婆,用独龙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