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两件事


小说:独龙江畔,一跃千年  作者:一梦几千秋
  “通了公路,我们独龙族人确确实实会得到很多的便利,但是,要发展起来,摘掉贫困乡的帽子,可没你们想得那么容易哩!”弯腰砍断前方道路上的一些荆棘后,高德荣很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啊,高主任?”三位支教大学生似乎有些想不明白。
  “这条公路是翻过垭口雪线的,所以每年的11月起,公路上的积雪会有几米厚,什么车都开不进来,直到第二年的5月!”
  高德荣深情地解释了起来:“也就是说,即便通了公路,可我们独龙族人,还是每年会有半年时间的大雪封山!”
  听到这里,三位支教大学生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通了公路之后,这种与世隔绝的状况就能彻底解决呢……”
  梳着马尾辫的赵春梅,忍不住又问道,“高主任,那没有大雪封山的时候,乡亲们是不是就可以把特产、草药什么的运出来卖?这样的话,应该能挣到不少钱吧?”
  ?“我们独龙江乡,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特产哩。”
  高德荣有些懊恼地说道:“乡亲们种的苞谷,养的独龙牛,经常自己吃都不够,更不用说拿出去卖!”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独龙江乡的气候很特别,一年12个月,10个月都在下雨。”
  “而且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可以用来耕种的地不多。”
  “再加上我们独龙人的文化水平很低,种植技术很落后……所以,到现在还有很多村寨保持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农业方式,一年到头收成很有限。”
  “往年大雪封山的时候,我们独龙族人还会跟过去一样,挖野菜、捕鱼、狩猎来充饥……”
  …………
  在高德荣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赵春梅等三人明显能够感受的到,他语气中那迫切渴望改变独龙江乡现状,却似乎又无能为力的情绪。
  急切!
  这位年过四十的老党员干部,非常非常希望能够早日看到独龙江乡发展起来,摘掉贫困落后的帽子,不拖国家的后腿。
  可是,独龙江乡恶劣的环境,却真的令他十分无奈。
  他目前能做的,似乎也就只有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独龙族乡亲解决最基本的温饱。
  至于带领独龙族人脱贫,他苦思冥想多年,始终没有找到一条合适的路!
  “高主任,那你们独龙族人,现在主要靠什么挣钱?”赵春梅紧接着又问道。
  “最多的,是去县里找活干。”
  对独龙族了若指掌的高德荣,当即介绍起来:“我们贡山县穷,再有就是我们独龙族人没多少文化,又没有手艺,所以工资都很低,出来做活,一个月也就几百上千块。”
  “再有嘛,就是去山上挖草药,挖出来之后,到县里头卖掉。一个月下来,也能挣个千多块呢!”
  “还有……”
  听到这里,三位支教大学生完全意识到,独龙族人的生活,是多么艰苦!
  挖草药?
  他们很容易想象,这中间会有多少辛酸汗水,以及他们根本不敢去尝试的危险!
  “其实说白了,我们独龙族这么落后,就是两点原因——一个是教育不行,一个是路不行!”
  高德荣长叹口气,跟着说道:“尤其是这个路,让我们吃尽了苦头!”
  “我给你们说个事情,你们就明白喽,前几年,乡里有个9岁的娃娃叫陈永群,跟着他爸爸去乡上买盐巴。”
  “村寨之间的路不好走,走到一半要搭帐篷过夜。他就只有一双鞋子,烤火时烧坏了,第二天只能光着脚走。”
  “走上一段,他的小腿上就爬上来很多旱蚂蟥,那没有办法,只能用砍刀刮掉,那个腿上呦,鲜血直流……看得我真的是连觉都睡不着!”
  “所以,这次下乡,我一定要带领独龙族人,学会怎么修路!”
  “我要把全乡各个村寨之间的路,通通都修起来,修到可以好好走为止!”
  …………
  这些话,听得三位支教大学生内心触动不已。
  尤其是赵春梅和张云欣,根本都不敢去想,一个9岁的小孩子,被蚂蟥蛰得满腿血流不止,到底是什么样的残忍情况。
  四人就这样沿着崎岖的驿道,一边交流,一边前行。
  有高德荣在最前头“保驾护航”,并时不时地进行提醒,三位支教大学生倒是没有出现滑到扭伤,或者被毒蛇袭击的意外。
  只不过,大意外没有,可被蚊虫叮咬这样情况,却是无法避免。
  再加上两位女生的体力,没有那么好,所以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算快。
  令高德荣感到庆幸的是,接连两天,高黎贡山都没有下雨,他们的行程相对来说很是顺利。
  “过了今晚,我们就能到独龙江乡了!”
  出发第三天,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高德荣望着夜空中的明月,神情激动。
  他这半辈子,就记挂着两件事——独龙族的教育和修路!
  现在,随着三位大学生到来,高德荣相信他们独龙族的教育情况,绝对会得到极大的改善!
  想到这里,高德荣又怎么可能会不激动呢?
  “来,今晚我们早点睡,明早天一亮,我们就出发!”
  找到一片空旷的平地,高德荣从自己背着的箩筐中,取过一床毯子铺在地上,然后就开始在周边寻找柴火,准备点一个篝火来取暖。
  九月的高黎贡山上,很是阴冷,如果没有篝火,这一夜过去,三位支教大学生必定要感冒风寒。
  “真是想不到,我居然在高黎贡山上,坚持走了整整两天半!”
  “我得把这一路的历程,好好记下来,然后打电话讲给我爸妈听!如果他们知道我这么勇敢,一定会为骄傲的!”
  “别别别,如果你爸妈知道,你一个女孩子去到条件那么艰苦的地方动作,一定担心死了!”
  …………
  半个小时后,三位支教大学生坐在篝火旁,彼此交流着。
  也就在这时,一滴雨点,从天而降,落在高德荣的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