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黑恶


小说:江临  作者:不知更
  随着琉璃仙岛弟子的主动挑事,柒柒早早感知到那熟悉毫不遮掩的气息,爬到了高处看着远方红光闪烁,咬着嘴角吸着鼻子又哭又笑,有些担心他受伤却又很开心那个可恶的人来找自己。
  “怎么了,心疼了?”柒柒的母亲出现在她身后摸着她的头发问道。
  “心疼我就让他们放他过来。”
  “才不,那个混蛋。”柒柒本有些软下来的心肠突然因为那抹金红之色恢复了坚定。
  “要不要靠近一点看看,我带你过去。”
  柒柒眼珠子转了转“不会被那个混蛋发现吧。”
  刘爽露出一丝俏皮的微笑“放心,我们悄悄的在高空看。”
  …
  江流气喘吁吁可神情却有些得意,眼神似乎在让刘毅兑现承诺,刘毅将剑扛到脖子后面用双手挂在两端念念有词的往场下走去“不得了不得了,打不过打不过。”
  “刘毅,你…算了,滚下去吧。”老头本想再交给刘毅些任务,然而刘毅脚步根本不停,嘴里还说着“我是你小徒弟呗,领域都被撑破了,你找师兄去,我是真尽力了。”
  江流以为总该结束这不公平局面时刚想说什么,老头眼睛又在瞄着周围,围观的弟子里一个转身闪人闪慢了的身影被他用咳嗽声叫住,随着老头再一次咳嗽的声音传来这道身影悄悄转过来偷瞄了眼声源…随后应了那句话:对过了眼神,你就是那个人。
  黑衣服剑客有些尴尬正了正衣衫,转身抱着剑走到了场里。
  江流有些气愤的看向老头,想问他什么意思,听那入圣大佬的叫法这老头肯定是个大人物,江流也就盯上了他。
  老头大脚指头搓着那人字凉拖,鞋面反复敲在他脚板心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视线丝毫不看江流,他正忙寻思怎么安排江流,哪管得这小子疑惑忿恨的小眼神。
  黑衣剑客看见江流的眼神颇为同情他“琉璃仙岛刘远,兄弟你自裁,额不,你还是自缚手脚吧。”
  江流深吸一口气,看向刘远,这货也太嚣张了一点。
  刘远也没拔剑,双手就那么在胸前抱着剑鞘,但他手上没有动作可不代表他不进攻,蔚蓝波圈瞬间笼罩了小场子,这不是入圣的领域,仅仅是刘远那纯粹的灵力,就和以前江流顶着的红气泡一样。
  然而江流嘴上不经意骂出了一句卧槽,因为这纯粹的灵力比起刘毅那划水入圣的领域还要夸张。他尝试着将灵力外放,然而那深红的清净灵力再也没有刚才挣脱刘毅那份冲劲儿,只能像一件薄薄的雨衣披在了他的身周。
  刘远微微笑了一下,江流其实已经很不错,非常不错了。
  刘远一边用大拇指刮着剑鞘玩,一边想着怎么即让兄弟们爽爽又把自己摘出去不被秋后算账,现在锤江流可爽了,但是小公主那莫名的脾气说不准后面还要给自己好果子吃。
  江流也想着怎么破局,可任凭他调动识海,他的灵力只能放出身周微微一丝。
  正当他努力挣脱困境时候,一声由远及近的狂喝声传来,同时一个黑大个陨石般砸到了刘远的灵力圈里。
  刘远看着来人时候心里乐开了花,灵力一收马上抱着剑就走回了围观群众行列里,那表情就差幸灾乐祸的说出请开始你的表演。
  江流看到华雄那黑铁疙瘩般落入场中,再看刘远收起灵力退到了一边轻轻嘘了一口气,所谓熟人好办??江流还没放下的心再一次吊起来,因为刚刚刘远起码还给他外放一层灵力,但华雄上手就莫名其妙用威压把他挤了个严严实实,如同一个木桩,没错,就是练功那种木头人。
  江流讪讪的笑到“华叔您这是干什么,咱两什么关系呢,您可吃过我烤的串串呢。”他此刻可领悟到以前华雄黑着脸捏小黄脑壳那种感觉了,嗯,被捏的感觉。
  华雄刚毅黝黑的脸上有几分狞笑“你小子可真行,让你带柒柒去寻个黑熊精的破窝你开发一条龙脉,还让柒柒把护身宝玉砸了。”
  “本来嘛,这也是好事,大哥把我打发回来挖几个月矿我也就认了,嘿嘿~(此处请参照标准发音第三第四声自行体会)”华雄那声嘿当真是发自肺腑,都乐得嘿出回荡之音“可你居然敢把柒柒给气得连夜跑回来。”
  华雄揉着拳头骨节啪啪作响,一步一步走向江流,江流不知不觉冷汗流下来几股,他想反抗,然而他现在动不了,心里大声的问着戒灵有没有什么救命的法子。
  戒灵一看这架势也摆明了出不了人命,伤筋动骨一百天,但修行的世界吃几枚丹药好起来快得很,手动屏蔽江流破口谩骂,懒洋洋回了句“真没办法,我就个无依无靠的小戒指。”随后加入围观队伍看大戏。
  华雄三拳两拳捶在了江流脸上就给他挂了花,向来自诩倜傥的江大王此刻有些崩溃,他用尽力气也只能弄层薄薄的灵力护体,但根本防不住这黑汉这爱的铁拳。
  江流努力瞪着他乌青的眼睛怒视华雄,反正已经这番模样了他干脆豁出去大骂到“小黄果然没说错,你这厮黑恶汉可恶得很,你这入圣特性该不会是变黑吧,越黑越猛。”
  远在万里之外的小黄无由来一阵寒颤,扭头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继续用扇子给自己扇起了凉。
  华雄一听这话那笑容无由来让场子里刮起一道冷风,生于长于临海之滨,年轻时候又是个粗糙汉子的华雄确实被太阳晒得很黑,当年他追求田英时候可没少被人用他长得黑来诟病,围观的弟子觉得空气都寒下来几分,微微有些声音从周围传出“散了散了,凉了。”
  华雄一脚踹在了江流肚子上,江流如同一个给踹飞的麻袋似的在地面上滚了很远,然而还不是结束,还没有缓过来的江流只感觉领口被一只手钳住,鼻子又被重重锤了一下,脸上又被锤了一下…鼻血什么的都自鼻腔里倒灌进嘴里,呛的江流边挨揍边咳边从嘴里吐血。
  “华雄,你干什么。”柒柒愤怒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刘爽把柒柒送到了江流旁,柒柒也忙不得去收拾华雄,连忙跪坐在江流旁边抱起他的上身用手帕给他擦血,当江流稍微清醒些再一次看见了柒柒那副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俯视他的样子。
  心里默默叹了一声,说好的帅气微笑,说好的酷酷拉走柒柒呢。
  车轮战消耗了大量精力灵力又被当成沙包锤了会,江流此刻躺在柒柒怀里总算安心了,白眼一番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华雄听到柒柒那远远传来饱含愤怒的声音时眼珠子一转,一下子就消失在场里,钻回灵石矿洞伪造打卡上工印记,至于在场子里打人的黑汉,那是谁?反正我华雄不认。
  而周围那群围观群众早在柒柒声音传来时就如鸟兽散,只有那个被江流天降正义砸昏过去的汉子被无良的师兄弟遗忘在角落一无所知。
  安静也终于可以跑过来抱着江流的手,当江流头歪过去时候安静吓得死命抱住江流的臂膀大哭特哭“师傅,你别死啊,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