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文化的入侵,神奇的配乐


小说:别叫我歌神  作者:君不见
  那一刻,这位俄罗斯老哥站在电影院的影厅走廊里,他又绝望,又愤怒,又无奈。
  耳边传来的,是所有影厅里,近乎同步的音乐声。
  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巴达卡》。
  其他的电影,都没有了容身之地。
  其实,在首映的大部分地区,巴达卡》都是以近乎霸道的姿态,进入了一个市场。
  毕竟在中国之外的市场,这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电影档期,欧美国家的圣诞档期已过,过公历元旦新年的国家,新年档期也已经过去。
  大部分的市场上,都没有什么大制作的电影能够抵挡巴达卡》的攻势。
  剩下的,都只是一些小杂鱼、小制作。
  像在“电影俄罗斯”这个电影院里这种挤占排片的现象,并不是个案。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
  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有些人已经有很多了,但还是要给他。
  有些人已经快一无所有了,却还是要把他仅有的夺走。
  这一刻,像这位俄罗斯老哥一样欲哭无泪的人,还有许多。
  影厅大堂里,透过隔音的墙壁,漏出的音乐。
  有些阴沉、压抑、近乎悲戚的音乐,在四处回荡。
  巴达卡》已经开始了。
  所有的电影配乐,都是关于基调的,一部电影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基调。
  而通常,片头音乐告诉观众,你将观看的这部电影是什么内容,什么基调。
  而显然,这部巴达卡》的基调,就是如此的阴沉、压抑、悲戚。
  像是一个人献祭了自己,而正在沉入深深的海洋。
  不,并不只是如此。
  在那阴沉、压抑的基调之后,一种叮叮当当的奇特声响加入了其中,像是一缕阳光,驱散了阴云。
  加入了一丝明艳色彩。
  那种感觉,像是献祭了自己,却换来了希望。
  只是一段简短的片头曲,就已经暗示了这部电影的一切主题。
  牺牲与希望。
  当这位俄罗斯的老哥,抽噎着回到了影厅的时候,就听到了影厅里回荡着的,那轻快的,“叮叮当当”的声音,迅速又欢乐。
  像是有人在轻快地小跑,有一只脚在迫不及待追着另外一只脚一样。
  他有些疑惑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屏幕。
  这是什么音乐?
  那旋律之中,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前,而在后面,另外一种音色别致的弦乐器,在叮叮当当的旋律之下,铺陈着色彩。
  只是听那音乐,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有风吹过了额头,吹过了发梢。
  此时的电影画面上,色调明亮,阳光明媚,春日正好。
  冯一东扮演的克鲁亚斯·陈,和其他的同学们一起在校园里生活着。
  他迈着轻快的脚步,在教室之间穿梭,身边是三个明显人设有点像306其他三个人的室友,损友而又诚挚。
  在学业的间隙,他和女友在大树下约会,女友像是一只叽叽喳喳飞翔的小鸟一样,在他的面前背转身体,伸展开双臂,倒着走了几步,笑着看着他,眼睛像是月牙儿一样,然后又转过身去。
  阳光透过大树茂密的树叶投射下来,照射在他的脸上,明亮又温暖。
  这一段的明艳色彩,和那配乐完美的结合,让人忘记了现在是寒冷的冬季,似乎已经回到了温暖的春夏。
  克鲁亚斯·陈的春日,就是这电影最初的色彩。
  而那俄罗斯老哥,瞪大眼看着电影画面上,明艳的色彩和欢愉的配乐,映在他的泪光里,那种反差,又格外的奇特。
  这个世界,似乎不会因为你的悲剧而停止欢笑,在这种无形的力量面前,更显得人类渺小。
  隔壁影厅,这是“电影俄罗斯”电影院最大的影厅,巨大的幕布在前,前排位置,托卡夫斯基坐在中间,皱眉看着电影。
  他的脑袋略微侧起,似乎在仔细的分辨这是什么音乐。
  而在他的后面一排,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胡马托和科图特,也疑惑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音乐?好听!很熟悉!但是又有一点陌生……
  印度尼西亚最具特色的音乐,大概就是甘美兰。
  甘美兰在印尼语的原意是“用手操作”、“敲击”。
  它所用的乐器大多是青铜乐器,以吊挂、水平放置的组合型乳锣乐器为核心,加上双面鼓“肯坦”、木琴“甘班”、弓弦乐器“列巴布”、拨弦乐器“切连朋”、“卡恰皮”、竹笛“苏玲”等。
  而它的组合型锣类乐器格外的丰富,主要有大吊锣、中吊锣、小吊锣、大釜锣、小釜锣、排锣、木排琴、金属排琴、共鸣筒金属排琴……
  可以说极具特色,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听一场甘美兰演奏,可以说是印尼旅游不可错过的。
  而胡马托和科图特,他们更是从小就在这种音乐中长大的。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觉得,这音乐……
  像,但是又不是,很奇怪。
  是的,这是甘美兰,但又不是甘美兰。
  他们并不知道,甘美兰这种音乐,历史悠久,来源于印度、中国等传统文明古国的文化影响,但真正成型,却是在某一年,一个名号为钟君的少年,以天人之姿降临爪哇岛。
  甘美兰所使用的那些金属排锣、排琴和木排琴等乐器,不过是在模仿钟与鼓,模仿那可以撼动天地的无限威能。
  而六百年后,甘美兰早就已经在爪哇国落地生根,发展出了自己不同的特色。
  而反过来,当它所模仿的对象——钟鼓之琴反过来模仿甘美兰,又是什么样的效果?
  这就是他们听到的那奇特的音色。
  奇特的乐曲。
  似,却又不是。
  神奇到让人着迷。
  而这音乐,似乎在明明白白地诉说着一个真相。
  这是一部讲诉印尼的电影。
  但在这个故事里,中国人才是主角。
  一个披上了印尼马甲的中国人。
  这一刻,聆听着这种音乐的胡马托和科图特,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场入侵。
  正如当初,谷小白以强硬到极点的姿态,突破了他们的防线,攻占了印尼的市场。
  而现在,这部巴达卡》,是谷小白的另外一次强势入侵。
  文化的入侵,其实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而且,这场战争之中,不可能会有双赢。
  一方的进入、改变,总是会伴随着一方的消亡、退让。
  而这一刻,全世界都沉醉在谷小白营造的那轻快的,奇妙的音乐世界里,心儿都随着这音乐而雀跃。
  完全没有意识到,谷小白再一次强势地入侵了他们的市场。
  谁会在意这些呢?
  其实,就连配乐的谷小白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他只是觉得,既然巴达卡》里面的克鲁亚斯·陈,是这样一个华人角色,那就应该是这样的音乐。
  中国的乐器、中国的音阶,做出来的印尼的音乐。
  弱势的文化,在强势的文化面前,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全世界,不都在唱美国的歌,模仿美国的音乐吗?
  而现在,不过是第二只狼来了。
  像是一个人献祭了自己,而正在沉入深深的海洋。
  不,并不只是如此。
  在那阴沉、压抑的基调之后,一种叮叮当当的奇特声响加入了其中,像是一缕阳光,驱散了阴云。
  加入了一丝明艳色彩。
  那种感觉,像是献祭了自己,却换来了希望。
  只是一段简短的片头曲,就已经暗示了这部电影的一切主题。
  牺牲与希望。
  当这位俄罗斯的老哥,抽噎着回到了影厅的时候,就听到了影厅里回荡着的,那轻快的,“叮叮当当”的声音,迅速又欢乐。
  像是有人在轻快地小跑,有一只脚在迫不及待追着另外一只脚一样。
  他有些疑惑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屏幕。
  这是什么音乐?
  那旋律之中,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前,而在后面,另外一种音色别致的弦乐器,在叮叮当当的旋律之下,铺陈着色彩。
  只是听那音乐,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有风吹过了额头,吹过了发梢。
  此时的电影画面上,色调明亮,阳光明媚,春日正好。
  冯一东扮演的克鲁亚斯·陈,和其他的同学们一起在校园里生活着。
  他迈着轻快的脚步,在教室之间穿梭,身边是三个明显人设有点像306其他三个人的室友,损友而又诚挚。
  在学业的间隙,他和女友在大树下约会,女友像是一只叽叽喳喳飞翔的小鸟一样,在他的面前背转身体,伸展开双臂,倒着走了几步,笑着看着他,眼睛像是月牙儿一样,然后又转过身去。
  阳光透过大树茂密的树叶投射下来,照射在他的脸上,明亮又温暖。
  这一段的明艳色彩,和那配乐完美的结合,让人忘记了现在是寒冷的冬季,似乎已经回到了温暖的春夏。
  克鲁亚斯·陈的春日,就是这电影最初的色彩。
  而那俄罗斯老哥,瞪大眼看着电影画面上,明艳的色彩和欢愉的配乐,映在他的泪光里,那种反差,又格外的奇特。
  这个世界,似乎不会因为你的悲剧而停止欢笑,在这种无形的力量面前,更显得人类渺小。
  隔壁影厅,这是“电影俄罗斯”电影院最大的影厅,巨大的幕布在前,前排位置,托卡夫斯基坐在中间,皱眉看着电影。
  他的脑袋略微侧起,似乎在仔细的分辨这是什么音乐。
  而在他的后面一排,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胡马托和科图特,也疑惑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音乐?好听!很熟悉!但是又有一点陌生……
  印度尼西亚最具特色的音乐,大概就是甘美兰。
  甘美兰在印尼语的原意是“用手操作”、“敲击”。
  它所用的乐器大多是青铜乐器,以吊挂、水平放置的组合型乳锣乐器为核心,加上双面鼓“肯坦”、木琴“甘班”、弓弦乐器“列巴布”、拨弦乐器“切连朋”、“卡恰皮”、竹笛“苏玲”等。
  而它的组合型锣类乐器格外的丰富,主要有大吊锣、中吊锣、小吊锣、大釜锣、小釜锣、排锣、木排琴、金属排琴、共鸣筒金属排琴……
  可以说极具特色,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听一场甘美兰演奏,可以说是印尼旅游不可错过的。
  而胡马托和科图特,他们更是从小就在这种音乐中长大的。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觉得,这音乐……
  像,但是又不是,很奇怪。
  是的,这是甘美兰,但又不是甘美兰。
  他们并不知道,甘美兰这种音乐,历史悠久,来源于印度、中国等传统文明古国的文化影响,但真正成型,却是在某一年,一个名号为钟君的少年,以天人之姿降临爪哇岛。
  甘美兰所使用的那些金属排锣、排琴和木排琴等乐器,不过是在模仿钟与鼓,模仿那可以撼动天地的无限威能。
  而六百年后,甘美兰早就已经在爪哇国落地生根,发展出了自己不同的特色。
  而反过来,当它所模仿的对象——钟鼓之琴反过来模仿甘美兰,又是什么样的效果?
  这就是他们听到的那奇特的音色。
  奇特的乐曲。
  似,却又不是。
  神奇到让人着迷。
  而这音乐,似乎在明明白白地诉说着一个真相。
  这是一部讲诉印尼的电影。
  但在这个故事里,中国人才是主角。
  一个披上了印尼马甲的中国人。
  这一刻,聆听着这种音乐的胡马托和科图特,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场入侵。
  正如当初,谷小白以强硬到极点的姿态,突破了他们的防线,攻占了印尼的市场。
  而现在,这部巴达卡》,是谷小白的另外一次强势入侵。
  文化的入侵,其实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而且,这场战争之中,不可能会有双赢。
  一方的进入、改变,总是会伴随着一方的消亡、退让。
  而这一刻,全世界都沉醉在谷小白营造的那轻快的,奇妙的音乐世界里,心儿都随着这音乐而雀跃。
  完全没有意识到,谷小白再一次强势地入侵了他们的市场。
  谁会在意这些呢?
  虽然不是所有,但负面的,描述海盗的,阴郁的、丑陋的配乐,都是真正的印尼甘美兰。
  但确确实实,在这个故事里,真正的反派,就是